深陷数据泄露丑闻,Facebook研发稳定币背后更大的野心是什么?

Facebook并没有加入去中心化革命的大军之中,而是在借助区块链技术来修复自己原有的系统来打造股东更能接受的东西。

上周,彭博社的另一篇文章爆料,消息人士称Facebook正在研究推出一款加密货币,实现用户在其通讯app WhatsApp上的资金转账。这款加密货币将首先进入印度的汇款市场。

这则消息可能会让一些比特币布道者大跌眼镜,因为他们正是想用数字货币来挑战这一类互联网巨头对个人数据的控制,避免数据泄露丑闻再次发生。然而Facebook似乎已经入局了。

无论是被称作无人管控狂野西部的比特币机制,还是有潜力创建跨行业或跨企业分布式数据库的区块链技术,貌似都没有引起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的关注,因为该公司的主要业务是通过收集数据来销售广告。

因此,正如彭博社上周报道的那样,Facebook向区块链领域迈出的第一步,看上去更像是简单地将这项技术应用于支付系统中。

该公司的数字代币仍处于起步阶段,将允许用户在WhatsApp上转账,首先开放的是印度汇款市场。据悉,该公司研发的数字代币属于稳定币,将会与美元挂勾,旨在最大程度上降低波动性。

然而这家互联网巨头正在研发貌似并不是一种旨在取代法币或有上涨空间的加密货币,从本质上来看,它只是一种在线借据。

印度显然不是一个成熟的加密货币市场,并且该国监管尚不明晰,那么为什么会成为Facebook的选择呢?印度不仅是跨境汇款大国,并且该国还拥有着全球最大的Facebook用户群体。

以这两点市场优势为基础,Facebook将与伦敦的WorldRemit、PayPal,甚至是西联汇款(Western Union)等汇款平台展开竞争。我们可能会因此而走进无现金社会,加密货币是归途之一。

区块链倡导者们曾设想,他们可以创造一种让用户控制并出售自己个人数据的方式,而不是让互联网巨头从中获利。但Facebook的计划看起来截然不同:通过提供一种内部货币,将用户更安全地锁定在其封闭的花园里。考虑到丰厚的利润,扎克伯格和他的助手们一直拒绝放弃对数据的控制。

由此看来,Facebook并没有加入去中心化革命的大军之中,而是在借助区块链技术来修复自己原有的系统,利用这些技术碎片,来打造股东更能接受的东西。Facebook这样的区块链布局,可能是监管者需要考虑的事情。

00后也会「玩」区块链,你对「朝阳」行业焦虑啥 ?

“大胡子老爷爷,平安夜的圣诞礼物,我不太喜欢。”

“那明年你想要什么?”

“可以送比特币吗?”

“……”

亲爱的读者们,圣诞快乐呀!营长十分好奇,昨晚平安夜,你们床头袜子(新袜子,无异味儿)里装了多少大苹果啊?

之前营长每年都会送出很多苹果,也会收到很多苹果。但后来发觉,你送我,我送你,最终每个人都成了满桌苹果的「果农」了。

今年,营长打算玩点不一样的。

这些圣诞礼物,你见过吗?

既然在区块链行业,当然是朝这方面动动脑筋了!

于是,营长满怀期待地打开了 Chrome 浏览器,Google 一下「礼物 区块链」,然后,然后… 废话不多说,咱们先上图:

第一张图就把营长惊呆了,什么?竟然不是「Superman」?却是大大的比特币 logo。

左下角印有 V 神照片的T恤,又是什么鬼?太魔性。

花花绿绿,pass 掉;文字理念不符,pass掉。

这「比特币钱袋」壁画太逼真了,营长 hold 不住,不买。

很想买超级卡哇伊的 CryptoKitties(迷恋猫),但折合成人民币也差不多200RMB了,半个巴掌大小的毛绒玩具竟然这么贵,而且也不符合营长的「硬汉气质」,不买!

用这种杯子喝茶,会不会有种大佬的感觉?营长低头默默看了看身上的格子衫,没有大佬的气质,不买。

狗狗币枕套还不错,午睡时可以靠一靠,但那个眼神…总感觉很魔性,不买。

这个很不错,「私人订制」的区块链,但仔细一看,竟然是个钥匙链挂坠,总感觉挂在腰上怪怪的,再考虑一下。

还有很多很多没有列出来,基本上都不能让营长满意。

So … 营长还是去问问马云大大和强东哥吧!得到的答案是这样的:区块链步步鸡、橄榄油、海参和大米…

国内外果然不是一个风格,但是为啥感觉这么贵?一只步步鸡238RMB?吃奶片喝牛奶长大的?太贵了,放弃…

这群00后熊孩子在搞事情

正当营长郁闷时,那个自称「本营小仙女」的「恶女」就来火上浇油了。“营长,今天看到一篇国外文章,大意是「千禧一代」都不要红苹果,改要比特币了,你真 out!”然后,营长不服气地点开了这篇文章,果然如「恶女」所说,我在网上搜的那些礼物确实「土」了点儿。

「千禧一代」的圣诞礼物是这样的:Apple、Gucci、Vans 和 Adidas,甚至包括了NBA2k19。

但最不可思议的是,在「千禧一代」的需求列表中,确实出现了比特币。

本月投资银行和资产管理公司 Piper Jaffray 发布的“2018年假期”消费者报告显示,相比于现金、礼品卡等实体礼品,「千禧一代」第一次表示更偏爱比特币等数字货币。

此外,据一份哈里斯民意调查研究报告显示,48%的「千禧一代」认为比特币是金融领域的积极创新。

这不是偶然。早在半年前,营长就注意到了另外一个帖子。

JadGaming 明年准备在学校建立一个加密货币俱乐部,正在Reddit上发帖寻求建议。

当然,得到了很好的建议!

“很酷的想法!你可以开始一个小型钱包的计划。我相信你支持社区的任何货币都会有助于钱包创意的捐款。让学校接受自助餐厅和书店的加密会很棒。我总是希望在校园里这样做。”

另外一个帖子,一个17岁小孩,有了投资比特币的想法(营长不建议)。

收到了10个回帖,回帖也都很有意思。

“你可以撒谎并说出你已经18岁了。或者你可以购买不被视为投资bittrex等交易所的代币,研究以太坊并了解比特币和比特币现金之间的区别。我在你这个年纪,就向门头沟交易所汇钱了”

不禁一想,营长17岁时,中本聪刚刚发布了比特币白皮书,如果我是第一批矿工…

越来越多的青少年通过社交媒体和网络游戏了解到比特币。对一些人来说,加密货币为他们提供了经济独立与自主生活的机遇。他们相信,早期对比特币的浓厚兴趣可以成为未来赚钱业务的开端。

如今,圣诞节早上醒来时,如果发现数字钱包中多了一点比特币,他们就会异常开心了。

这个小孩儿不简单

Erik Finman 就是其中之一。12岁时因机缘巧合投资比特币而成为了百万富翁。

2011年,Finman 收到哥哥送他的特使圣诞礼物——比特币。

“我非常喜欢这个圣诞礼物,”Finman说。 “即使这些比特币仅仅值10美元,也比获得同价格的糖果更好。这是一项投资,且非常新颖。”

而在此几个月前,Finman 就早已投资了比特币。这位中学生将祖母给他的1000美元全部够买了比特币,当时一枚比特币大概12美元,事实证明,在当时看来,这笔投资是明智的。

几年后,当比特币价值1100美元时,Finman卖掉了手中价值10万美元的比特币,并在15岁时用这笔钱开办了一家在线教育公司 Botangle。

2015年,Finman 卖掉了 Botangle。买方向他提供300枚比特币或10万美元现金,很意外,他选择了前者——尽管当时比特币已跌破200美元。

这一切是机缘巧合,还是他确实有着出色的商业投资头脑?

就在昨天,Finman 还在推特上发帖给予粉丝投资建议…

“加密货币是很好的投资,你要做的就是找到正确的产品,然后相信它,ZCash 和 Ethereum 看起来就很棒!”

如此成功的投资经历,让 Finman 一时成了网红,甚至还接受了 CNBC 的电视采访。百万富翁?怎么看都像个小屁孩啊!

Finman 的开挂励志故事就讲到这儿!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去搜一下他的资料,也是个褒贬不一的熊孩子啊!

写在后面

写到这里,营长脑中不禁有了这样一个疑问:连「千禧一代」都开始拥抱区块链了,他们都认为比特币、区块链是一种创新、是一件可以造福未来的事,为什么总有人天天借此贩卖焦虑?

比特币跌了,写写文章;区块链公司裁员了,写写文章;区块链公司倒闭了,写写文章。

如今搜索「区块链」,搜出来的都是一些带有消极信号的文章,「或裁员」、「裁员50%」、「95%的从业者离开」、「80%的矿厂倒闭」、「逃离」等等让人心凉的词。

这种声音太多了。

 

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区块链要凉?至少在技术层面,开发者一直在努力。是,好多概念上的观点,是,还没有大规模落地,是,因为漏洞导致的安全问题也不少。

但哪个行业的早期不这样呢?火热之后必会快速冷却,而能在退势中继续发挥能量的人,想必就是此刻仍在敲代码的开发者吧,当然,还有看文章的你了!

选择去 HODL?还是 BUIDL?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在于你心中的去中心化梦,还在吗?不要让外界的噪音干扰了你。

6:1又怎样? 这20位区块链女神都是佼佼者, 她们也能撑起一片天!

都说区块链是男人「和尚庙」,事实上,从数量上看也确实如此。女性区块链从业者人数虽少,但也不乏行业佼佼者。

本文分为两个部分:1、区块链从业者男女比例分析;2、20位女性佼佼者。

带你们看一些不一样的人物。

2018年,随着比特币及其他数字加密货币币价的一路下跌,很多人,很多人摒弃之前说过的「赞美之词」,开始唱衰区块链技术、唱衰这个行业,某些大咖、某些媒体、还有很多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处处发声,一时间行业内充满了嘈杂声,可信的声音越来越少…

目前区块链技术还没有大规模落地,安全问题也屡屡发生,去中心化之路步履维艰。有人吐槽其效率低下、有人吐槽有些项目并非去中心化,甚至有人因为自己「投资失策」而转向 diss 区块链技术。

但币价归币价,技术归技术,二者不可同一而论。

虽然令人匪夷所思的负面消息有很多,但积极信号也不少。据 ITProPortal 报道,到 2020 年,全球56%的企业计划借助区块链技术解决其市场效率低下的问题,区块链技术的采用将使许多行业的业务方式发生巨大的转变。

此外,来自于 LinkedIn 2018年美国新兴就业报告显示,区块链开发者“是美国最重要的新兴工作”,区块链开发人员在过去4年中增长了33倍。国内情况也是如此,根据智联招聘全站大数据,以2017年第三季度的人才需求量为基数,2018年第二季度的区块链人才需求量较2017年三季度暴增636.83%。

But… Breaking news!营长发现区块链行业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衡!

也许是受区块链科技媒体(女性还是多于男性)工作的影响,之前营长内心深处一直一个认知偏差:区块链从业者的男女人数占比差距应该不大,但在几天之前,营长就被一份「区块链从业者性别调查报告」狠狠打脸了。不禁感叹,圈子太小,认知太浅。

国外区块链公司的男女比例是怎样的?

本月11日,全球区块链孵化器 Longhash 的一项研究表明,区块链初创公司以男性员工为主。被调查公司中,有超过85.5%的团队成员为男性,14.5%的团队成员为女性,只有7%的女性担任管理职务,同样,女性顾问也仅占群体总数的8%。

在调查的100家初创公司中,78%的公司没有一位女性高管,75%的公司没有一位女性顾问,37%的公司甚至都没有一名女性员工。

我们甚至可能过于乐观了。以咨询公司为例,如果去掉两家拥有超过25%女性顾问的大型咨询公司,那么担任该职位的女性比例甚至不足6%。就高管性别而言,在我们调查的100家初创公司中,只有一家公司拥有不止一名女性高管。

即使考虑到取样范围的局限性,那这些数字也相当有说服力了。总的来说,科技貌似是一个由男性主导的领域,但硅谷的大型科技公司也都拥有至少25%的女性员工。

Carta 的一项研究显示,在小型科技初创公司中,女性员工约占员工总数的29%,这一数字是区块链创业公司女性占比的两倍。

据 Women Who Tech 的一份报告显示,在获得风险投资的初创公司中,约有15%的高管团队中有女性,这一数字也是区块链创业公司女性占比的两倍。

再来看看比特币和以太坊的相关数据。

据 Coin.Dance 统计平台报道,截止2018上半年,在所有参与比特币社区的包括开发者、投资人、创始人和散户之中,男性占比94.73%,而女性只有 5.27%。而2017年10月的一项调查则显示,96%的以太坊用户都是男性,84%的以太坊钱包持有者都是男性。放眼整个科技领域,这一数据是24%,也远高出区块链。

尽管科技领域的性别比例差距已经很大了,但事实证明,这种差距在区块链领域显得是那么不值一提。

那些还未进入区块链职场的人群呢?

那么,对于那些正在学习区块链、但还没有进入职场的区块链技术爱好者,情况又是怎样的呢?为此,营长选取了兄弟号「程序人生」与「区块链大本营」粉丝的性别数据,进行了简要对比。

「程序人生」公众号粉丝男女比例为 3.7:1

「区块链大本营」公众号粉丝男女比例 4.4:1

从图中可以发现,专为程序员打造的「程序人生」公众号,男女比例达到了3.7:1而「区块链大本营」的这一数字,达到了惊人的4.4:1,虽然这一差距并不是特别大,但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区块链行业内的男女性别比相对更加失衡。

人少又怎样?她们也能撑起半边天

但那又怎样呢?就算人数少,她们也能在区块链领域闯出一片天,而且还不少!有幸,「区块链大本营」团队写过7篇女性区块链从业者相关的文章,营长汇总如下(有超链哟):

文中共涉及20位能力超强的区块链女神,营长为你们一一整理如下:

1、Jennifer Zhu Scott,拥有应用数学和计算机科学双学位背景;面向家族理财和超高净值个人投资公司 Radian Partners 的创始人;世界经济论坛区块链理事会和其他国际组织的首任成员她;HBO《硅谷》第五季顾问。

2、Leanne Kemp,IBM区块链投资委员会、世界贸易委员会和世界经济论坛区块链理事会的董事。2015年创立Everledger,一家利用区块链帮助验证钻石行业的初创公司。该平台旨在帮助保险公司、索赔人和其他利益相关者打击欺诈和洗钱。今年完成了1040万美元的首轮融资,公司估值超过5000万美元。

3、Kathleen Breitman,区块链项目 Tezos 联合创始人。

4、Neha Narula,前Google 工程师,技术大神,负责重新上线 Digg 网站的重要一员。

5、Benartzi,Bancor 项目(一个智能通证协议)联合创始人之一,主要负责 Bancor 的业务拓展。

6、Preethi Kasireddy,她是一个区块链理论和实践的「金矿」,她所分享的知识都比较通俗易懂,且个性化十足。

7、Meltem Demirors,Coinshares 首席战略官,在 MIT 和牛津大学教授区块链课程,被誉为「区块链桑德伯格」。

8、Linda Xie,投资管理公司 Scalar capital 创始人之一、董事总经理;去中心化交易所协议 0x 的顾问。在 AIG 美亚保险积累了丰富的企业风险管理经验,也在 Coinbase 积累了丰富的产品管理经验。

9、Amy Wan, 曾撰写了一部 ICO 法律指南。目前职于 Sagewise 软件开发工具包供应商,致力于解决较有争议的区块链产品。

10、Taylor Monahan,你是否用过 MyEtherWallet、MyCrypto 以太坊钱包 ?她写的…

11、Joyce Kim,曾创建韩国流行音乐最大的在线社区之一 Soompi.com,也曾创建基于“愿望清单”购物的移动电子商务应用程序 Simple Honey,2017年以来,作为 SparkChain Capital(A系列基金)的管理合伙人,致力于投资世界各地的区块链公司。

12、Dovey Wan 是加密资产投资基金公司 Primitive Ventures 的联合创始人之一,该公司以它的 Zcash、Sia、Kyber Network 以及相关的其他加密货币项目而闻名。

13、Elizabeth Stark,闪电网络的联合创始人兼CEO,同时也是哈佛大学和耶鲁大学的教授,是互联网的狂热信徒。

14、Elizabeth McCauley,McCauley一直在国会中帮助比特币合法化进程,是最早的比特币布道者之一。目前,McCauley在比特币基金会担任高层。

15、Caitlin Long,智能合约平台 Symbiont 主席,曾对美国关于区块链的立法有过一些影响,在她的促进下美国立法通过了5条法案。

16、Kathryn Haun,Coinbase的董事会成员,Andreessen Horowitz的普通合伙人。还在斯坦福大学商学院教授加密货币课程。

17、来鑫,迅雷链总工程师,此前曾在百度参与建设分布式计算及网页搜索架构,后担任腾讯云高级工程师,主导去中心化负载均衡系统的大规模使用,以及分布式消息队列服务、信鸽移动推送、应用加固等技术研发。

18、符安文,SCRY创始人兼CEO,大学创立的第一家公司即被腾讯收购,游戏行业的技术翘楚,2014年创立了农业区块链公司获千万美元A轮融资……因为贪玩,觉得其他没意思,就学了编程。

19、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助理教授、Algorand首席科学家。

20、最后一个,猜猜营长要说下图的哪一个?

第一排正中间那个女生!!!Hsiao-Wei Wang,台湾小姐姐,以太坊核心开发者,专注于 Sharding(分片) 的研究与开发。

看到这20位区块链行业的佼佼者,营长不禁汗颜,也希望更多的女性涌入区块链领域,为我们带来更多的惊喜!

数字货币网络的演化困境

网络正反馈与随机连接的“再中心化”

中心化的网络结构在中心节点受到破坏时即会陷入瘫痪,因而被认为具有较强的脆弱性。互联网诞生于美苏对抗的大背景下,以“去中心化”的结构设计互联网并不是为了体现意识形态上的政治正确,而是为了让美国可以在意外降临的核打击中依然维持还击必须的通信能力。

不仅是互联网,在当时的地缘政治环境中,“去中心化”的思想也体现在美国战略导弹发射井的布局,英国战略核潜艇的航行计划和中国的“大三线建设”。

然而,当互联网最终从军事用途向商业用途转换,“去中心化”网络结构仍然在商业竞争中生成了中心化的节点,并形成了高度的集群性,这是竞争主导的互联网和计划主导的军事部署根本性的区别——尽管二者的初始设计相同,但后者是静态的,前者是动态演化的。

20世纪90年代,网络科学的发展揭示了在动态演化的复杂系统中,服从幂律分布(Power Law Distribution)而非正态分布(Normal Distribution)的网络连接度不止存在于互联网,而且在交通网络、生态网络、人际网络和神经网络当中。

“去中心化”的网络初态最终选择了“再中心化”的进化方向,是因为网络中随机形成的长程连接可以大幅缩短物质流和信息流的传播路径,而因此拥有长程连接的节点在偏好附连(Preferential Attachment)的机制下可以获得更多的节点,成为极少数的“中心节点”,该网络也会因为效率的提升成为竞争中胜出的优势网络。在此过程中,“去中心化”网络也逐渐“再中心化”为“小世界网络”,直至由高度集中的、服从幂律度分布的“无尺度网络”(见图1)。

1:网络竞争性演化示意图

参考:Watts & Strogatz (1998); Barabasi & Albert (1999)

互联网设计的初衷是“去中心化”,但在网络竞争机制下仍然难以避免的“再中心化”。谷歌、脸书等网络巨头就是当今互联网的超级“中心节点”,其在信息资源的垄断优势和给人们在信息安全上造成的忧虑也在促使公众对互联网精神的反思。数字货币以区块链技术为武器,再次举起“去中心化”的大旗,更像是一场回到原点的冒险。

比特币丧失绝对优势

2009年,比特币正式发行以来,上千种数字货币相继涌现:2011年,Charlie Lee创造了莱特币;2012年,Chris Larsen和Jed McCaleb的瑞波币成型;2014年,以太坊成功进行了ICO发行。

数字货币种类的不断增加,一方面代表了区块链技术在金融科技领域具有极强的爆发性,另一方面也说明了在同样以算法为货币发行基础的信仰之下,技术路线之间仍然充满了激烈的竞争。在数字货币对央行法币体系形成挑战之前,数字货币内部首先开始了激烈的竞争。

2017年是比特币竞争地位出现重大变化的关键一年。在此之前,新的数字货币不断发行,数字货币的总市值和总交易量稳步增长,但比特币的市值占比一直牢固的维持在80%以上,总交易量的份额也在60%至80%的区间内波动。2017年2季度开始,比特币的市场份额迅速下降,直至最低33%的水平。中国关停比特币交易平台之类的监管政策变化并不足以解释,因为这此期间数字货币的总市值和总交易量仍是稳步增长的(见图2)。

图2:比特币在数字货币竞争中份额变化

数据来源:coinmarketcap.com

2017年是比特币遇到网络演化困境的元年。比特币初始设定的1MB的容量上限在经过多年交易之后,积累的远超预期的数据信息记录使得其在2017年接近被触发,比特币陷入“容量悬崖”(见图3)。在区块扩容问题无法达成共识的情况下,比特币出现了多次“硬分叉”。“硬分叉”带来的分裂对不仅对比特币在数字货币中的统治地位构成冲击,而且也带来了早期处于主导地位的主要数字货币丧失了正反馈效应带来的先发优势,数字货币的内部格局从幂律分布变为了近似的正态分布(见图4)。

丧失幂律分布的特征的网络演化是一个“去中心化”的过程,1000万美元左右的中等市值规模数字货币大幅增加,整个频率直方图接近钟形。失去“无尺度”和“小世界”幂律分布特征的数字货币网络保留了“去中心化”的基因,却失去了更有效率的价格信息传输和价格发现机制,在对金融和经济信号的处理上增加了交易成本,价格更易大幅波动,其作为潜在的央行信用货币的竞争对手的身份也广受质疑。

图3:比特币的区块大小变化(KB)

数据来源:bitcoinity.org

图4:数字货币市值(横轴,美元)与频率分布(纵轴)

数据来源:coinmarketcap.com

不可避免的高波动

绝对的“去中心化”本质上是与网络效率提升相违背的。在面临这样的演化困境时,互联网顺应竞争逻辑选择了后者,而数字货币看起来为了理念的坚守而要追随前者。

无效率则不足以颠覆现有货币体系,追求效率则丧失了去中心化的初衷。在这样的困境中,数字货币对其初始意识形态越发坚定,则其实现目标的前景就越发暗淡;相反,数字货币在竞争演化中越发自主,就越发可能产生出保守主义和民粹主义越不愿看到的“再中心化”。这样的纠结也给其完全基于预期的交易价格大幅波动埋下了伏笔。

数字货币不满足米塞斯回归定理,因为尽管生产数字货币需要耗费电力,但持有数字货币本身却不能提取出其中的能源来进行利用,其价值无法追溯到一般的财货价值。相反,作为数字货币持有人利用数字货币再次进行交易时,还不得不再次消耗掉新的电力。因此,数字货币的内在价值是难以用客观的尺度去评判的,而只有体现为对未来成为主要的社会交易工具的预期,预期越高,价格越高,就越能吸引更多的持有人和交易者,从而形成进一步推高价格的正反馈,而正反馈的系统往往意味着充满大起大落的波动。

而在数字货币的生成机制上,由于模拟了实体经济中的采掘业,则是一个负反馈过程。随着数字货币价格的上涨,挖矿难度就会加大,前期领先的矿池会受到后期进入资本的新增算力的稀释,领先者的算力份额将会下降。交易环节的正反馈和生成机制的负反馈,形成的结果是:数字货币上涨时需求更加强劲,供给收紧加速;数字货币下跌时需求更加疲弱,供给收紧放缓。由此带来第二轮价格大幅波动。

图5:矿池算力的集中度变化

数据来源:bitcoinity.org

潮水褪去后,加密货币在2019年所面临的几个重大问题

2018年,加密货币领域经历了疯狂的市场行情和诸多的项目失败,我们也许会产生疑问,中本聪开创性的“比特币: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对于货币和金融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中本聪开创性的使用仅附有时间戳的日志、通过密码学进行保护,形成共享账簿的共识在内的诸多创新需要人们的认真对待。因为正是基于中本聪的创新才产生了数据区块链,而它可以形成可广泛验证的点对点数据库。

不过,区块链应用程序和加密货币资产要想在货币的长期演变中持续发挥作用,它们就必须要为用户带来真正的经济效益。尽管将加密货币金融市场纳入到公共政策规范中是至关重要的,但对于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来说,它们所面临的最大挑战仍然是严格的商业用例。

那些借区块链、加密货币之名所进行的炒作在这里是行不通的。

在2018年,我们学到了什么?

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货币通证提供了一种在互联网上无需依赖中心化中介来转移价值的替代方法。它们有望降低包括审查、隐私、结算成本,启动和维护成本在内的验证及网络成本。

也正是这些特性将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货币直接与金融业的基本作用联系在了一起,而金融业的核心角色其实就是在一个经济体中有效地移动、分配、定价货币和风险。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可以降低金融系统的成本、风险和经济租金(economic rents,指的是可以利用不同市场的价格差异而赚取的收入),这些资金占据了美国GDP总额的7.5%。

但是要做到这一点,区块链技术就必须解决它的许多技术和商业挑战,比如可扩展性、效率、隐私、安全性、互操作性和治理。行业改革和监管也必须围绕区块链技术的市场,特别是为加密货币交易所和首次代币发行建立秩序。

与此同时,金融业也一直在努力探索构建在Hyperledger Fabric、R3 Corda或Quorum等平台上的、不需要本地通证的私有链应用程序。

与简单地使用传统数据库相比,任何区块链用例的价值主张都需要进行严格的比较。特别是任何通证化的产品都必须要解决如何持续降低验证或网络成本的问题:与使用法币相比,此类加密货币资产如何让用户受益?。虽然货币只是一种社会结构,但它的历史告诉我们,当一种货币被广泛使用并具备货币的三种属性——记帐单位、交易媒介和价值储存手段——时,它就会产生巨大的网络效益。

从本质上说,任何区块链项目或任何首次代币发行(ICO)的通证,将不再是从公众那里筹集廉价资金的手段。在2018年后,风险投资家、大型现有企业和加密投资者在投资和项目方面可能会变得更有眼光、也会更加严格。

公共的政策框架

加密货币金融市场只有在建立已久的公共政策框架内,才能获得公众的信任并发挥其潜力。同任何其他技术一样,

我们必须防止逃税、洗钱、恐怖主义融资和逃避制裁等非法活动。我们必须在保持金融稳定的同时,促进公平开放的竞争。我们必须保护投资者和消费者。

虽然犯罪分子经常利用现有的金融系统进行洗钱活动,但加密货币已经为不法分子提供了新的犯罪方式。暗网上的市场通过使用加密货币进行非法药物和其他违禁品的销售。委内瑞拉、俄罗斯和伊朗等国家利用加密货币资金破坏其他国家的政策。此外,加密货币给全球税收的合规性也带来了新的挑战。

当然,加密货币市场对于投资者的保护也是严重不足的。

加密货币交易所

大多数加密货币交易所都是没有进行过注册的。在这里,操纵行为没有得到有效的制止,还有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加密货币被黑客盗窃。与传统的金融交易所相比,这些加密货币交易所缺乏受监管的劵商进行中介。此外,根据CryptoCompare 10月份发布的交易所评估,只有47%的交易所对“了解你的客户(KYC)”有严格的要求。

政府迄今为止的保障措施,如通过货币发行法来要求加密货币交易所和数字钱包的提供商,并没有让业内人士感到满意。

加密货币交易所是一个交易场所,它需要被视为交易场所并授权来保护投资者。非法的预先交易和其他操纵行为需要被禁止,交易所也需要全面遵守反洗钱法律。

在2018年后,我们将看到多个在美国进行注册的交易所——那些交易ICO通证的交易所将按照替代交易系统(ATS)的规定注册为经纪自营商,洲际交易所推出的新Bakkt交易所也将根据《商品交易法》进行注册并运营。

我们还可能看到200多家加密货币交易所的营业利润率的下降。

首次代币发行

迄今为止,在成千上万的ICO项目中,有许多都失败了,这让投资者损失了数十亿美元。安永最近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截止到2018年第三季度,在2017年排名前几位的ICO项目中,有86%的项目通证价格低于其上市价格,只有13%的公司真正拥有可用产品。

例如,Filecoin在2017年10月筹集了2.5亿美元,但其产品要到2019年中旬才能上线。诸多的学术和市场研究也发现ICO市场充斥着诈骗和欺诈行为。

此外,全球各地围绕着加密货币,尤其是ICO如何符合现有的证券、大宗商品和衍生品法律展开了激烈的辩论。许多人主张那些面向未来消费的所谓“效用型通证”不是投资合同,但其实这是一种错误的区分。

通过项目方的设计,ICO混合了消费和投资的经济属性。ICO通证的风险、盈利预期、营销方式、交易所交易、有限供应和资本形成,都具有投资产品的属性。

在美国,几乎所有的ICO项目都将符合美国最高法院根据证券法定义投资合同的Howey Test。正如诗人James Whitcomb Riley在100多年前所写的那样:

当我看到一只鸟像鸭子一样走路、像鸭子一样游泳、像鸭子一样嘎嘎叫时,我就会把它当做鸭子。

到2019年,我们可能会继续看到大量ICO项目的失败,募集资金总额的下降。监管机构和法院也将通过增加执法案件和相关私人诉讼的数量,来为这一市场带来更多的透明度。

中央银行

各国央行正在研究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货币市场,它们在一方面着眼于本国的金融稳定,另一方面也着眼于这些技术对于它们发行和监管的法定货币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加拿大的项目Jasper 和新加坡的项目Ubin正在探索使用受许可的区块链应用程序来更新银行的支付系统。

虽然政策挑战很大,但一些央行也在考虑通过所谓的“央行数字货币(CBDC)”来向公众开放央行支付系统和数字储备。值得注意的是,有两个处境截然相反的国家(一个经济实力强大,一个困境重重)对CBDC进行了评估。在瑞典,纸制克朗的使用量已经逐渐减少,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央行瑞典央行也正在研究一个关于电子克朗的项目,来向公众直接提供电子货币。

尽管有报道严重质疑Petro的合法性,但是面临恶性通货膨胀、经济不稳定和制裁的委内瑞拉也正在推动公众使用这种据称是以石油为背书的通证。

2018年后

虽然中本聪发明的比特币已经经历了10年的考验,但依然还有不少问题存在,比如“比特币在2018年后意味着什么?”中心化的中介机构仍然是我们经济的真实组成部分。金融部门正在探索获得许可的私有区块链应用程序,而不是加密货币。

如果降低验证和网络的成本带来的好处确实大于区块链技术的成本、挑战和复杂性的话,那么区块链在商业经济范围内的用例是否能够被发现?一些较小的概念是否会蓬勃发展,并为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货币的进一步开发和采用提供桥梁呢?

对上述这些问题,特别是获得许可的私有链应用程序,我仍然持乐观态度。

那么开放的区块链项目和加密货币通证呢?用户会在与此类项目相关联的本地加密货币通证中找到真正的经济价值么?随着加密货币市场的崩溃,我们可能会逐步解开这些问题的答案。

正如沃Warren Buffet在2002年伯克希尔•哈撒韦遭受重大损失后,在致董事长的信中所写的那样:

毕竟,只有当潮水退去时,你才会知道是谁在裸泳。

DNA初创企业选择将受测个人基因数据存储在区块链上

2018年,人们开始越来越多地利用区块链技术对抗深度伪造问题——包括追踪从斐济运输至布鲁克林的生食级金枪鱼,乃至各类象征性的投票活动等等。有鉴于此,人们甚至提出应该考虑如何将高达60亿bit的遗传基因存放在区块链之上。近日,一家名为Nebula Genomics的初创企业已经开始着手,免费提供全基因组测序,并将基于区块链的基因市场作为一种真实的遗传信息存储方法。

当然,没有什么是真正免费的。但如果大家愿意提供一部分健康信息并将此项服务介绍给自己的朋友,则可获得特殊的Nebula代币。这些代币可用于支付低保真序列检测——相当于一份经过初步准确性检查的低标准测序结果。如果大家不想回答关于自己饮食习惯、是否酗酒或者家族的心脏病史调查问题,则能够以99美元的价格获得这份快速测得的初步序列。但如果大家回答了这些问题,且有研究人员或者制药企业对其抱有兴趣,那么他们甚至有可能付费将您的信息升级至整体基因库(在基因商业领域中称为30倍覆盖率)。而作为交换,我们需要授予其数据研究权限。

此项计划中结合有区块链不可变分类账核心的一切安全性、匿名性与透明性(以及利益!)承诺。一旦用户对自己的基因组进行了测序,他们即可向任何希望访问基因组内容的人或实体收取代币费用。未来,这些代币将可用于兑换成额外的测试及产品,从而进一步解释我们的DNA内容。

与以往的典型方法相比,这种新方案还允许用户更好地控制自己的数据。任何被授权访问个人DNA的人士或实体都只能使用Nebula自己的计算机处理对该数据的分析操作。买家能够看到的只有结果,而非原始数据本身。唯一可以从平台处下载DNA数据的,只有提供DNA的个人自己。Nebuila公司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官Dennis Grishin表示,其目标在于创造一个环境,确保用户能够以廉价方式了解自己的DNA内容并与科学家分享,同时保护自身免受潜在隐私泄露问题的影响。

DNA测试领域长期以来一直存在着严重的流程问题。由于全基因组测序的单一成本大约为1000美元,测试本身非常昂贵,隐私问题极为严重,且采用速度相当缓慢。此外,只有约2%的测序参与者能够获得有助于其治疗或者避免潜在健康风险的信息。如果科学家们拥有更多可供参考的基因组信息,那么DNA将能够提供更多有价值的见解。然而,针对个人的激励机制却迟迟没有到来。

这种根深蒂固的“先有鸡还是先有蛋”问题直接导致联邦政府花费40亿美元对美国各地一百万民众进行DNA测序与研究,希望以更低的成本引导他们捐献血液与唾液以参与其中。如今,Nebula公司希望以新的免费增值方式进一步推动这种趋势。

Nebula公司由该领域的杰出原始基因组学家之一George Church于2016年共同创立,其亦成为多家努力加速医疗个性化潮流的企业之一。其补贴之下的30X美元全基因组测序服务主要由Church资助的初创企业Veritas公司提供。两家年轻的公司希望一同帮助人们最大程度发掘其双螺旋遗传结构中的价值。事实上,DNA当中确实极具重要意义,最近基因测试厂商23andMe公司刚刚公布一项高达3亿美元的制药交易。而Nebula公司建立起的市场将允许个人从基因组学中获利,同时保留个人从自有数据中获利的控制权。

以这种方式使用区块链技术确实极具吸引力,而且Nebula公司并非孤军奋战。在过去三年当中,近150家设计构建生物医学区块链应用的厂商在私人与加密货币市场上筹集到超过6.6亿美元。根据刚刚于西奈山成立的生物医学区块链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们公布的最新分析结果,这些项目中约有四分之一旨在为各类健康数据提供去中心化清算所。

该中心主任Noah Zimmerman提问道,“大家能够在传统的直接数据市场上找到哪些类似的解决方案?我觉得没有这样的东西存在。以往,我们一直要求由值得依赖的第三方中间商负责执行这些交易,而且相关价值无法累积至个别参与者手中。”

他将目前的制度——即制药企业向中间商付款以获取健康信息——比喻成高校体育。同样的,无偿参与的学生运动员需要为自己获得的免费教育表示感谢; 同样的,参与(有意或无意)研究的患者也需要为当前市场上存在的能够治疗其疾病的药物表示感激。Zimmerman表示,“当然,我的意思是,存在这样的药物当然值得高兴。但是,市场上有不少企业是踩在民众的肩膀上赚取大量利润。如今,我们有望为那些提供数据的人士,按比例提供与其数据价值相符的奖励。”

为了实现这一承诺,像Nebula这样的初创企业当然需要招募大量客户,这也是其提供免费测序协议的原因之一。这与谷歌公司在2004年推出Gmail时可谓异曲同工,只有在其收集到大量电子邮件后,业务体系才能真正建立起来。Zimmerman希望他们能够达成这一初步目标。

他解释称,“从企业家的角度来看,我最担心的是此类市场只有在获得大量资金后才能真正产生价值。任何少于10万套基因组的资源库都可能毫无实际意义。”23andMe能够坚持过黎明前的黑暗,是因为其拥有相当充裕的资金支撑。目前还不清楚Nebula公司的4.3亿美元种子资金能推动其走多远。

该公司拒绝评论其是否会推动ICO——也就是首轮代币发售,区块链初创企业往往通过这种方式筹集资金,但当下这种作法通常备受争议且受到越来越严格的监管。与其它众多医疗信息相关初创企业一样,Nebula公司的区块链采取私链形式,其自身作为授权代币与验证研究人员身份的中心机构,负责提供准入机制。Church希望说服人们将参加基因组测序视为与系好安全带或者不吸烟一样的正常生活习惯。Church指出,“汽车、香烟与基因组,这一切都是公共健康风险中的重要组成因素。虽然问题发生的机率不高,但一旦发生都有可能带来巨大的影响。”

Nebula公司目前正在引入另一套名为EncrypGen的基因组平台,该平台于今年11月6日刚刚发布第一套支持区块链技术的DNA市场。该区块链被称为Gene-Chain,允许用户上传大量直接面向消费者类企业生成的遗传数据,包括23andMe以及Ancestry,并为潜在买家定价。该公司CEO David Koepsell表示,他们的目标在于吸引那20%拒绝参加23andMe测试研究项目的客户。EncrypGen项目在今年年底之前将支持全基因组测序方案。

此外,该平台还面临着其它进一步挑战。根据Koepsell的介绍,近日,EncrypGen在其平台上完成了数十笔交易,且大多数交易方都将个人基因数据以及健康相关调查问题的参与价格设定在10美元以下。潜在的买家可以通过这些自我报告的健康状况或身份特征(例如体重指数、种族背景或者年龄)进行数据搜索。用于购买任何数据的DNA代币可以通过加密货币兑换转换为比特币或者以太币。

与Nebula的市场不同,一旦买家花费自己的DNA代币购买基因数据,他们就可以自由地将其下载到本地机器上。而且与Nebula不同,买家可以使用自己的计算机执行任何与区块添加及采矿相关的数学运算。Koepsell指出,“我们希望借此为公民科学赋能。没有任何法律理由阻止任何个人或实体购买无身份的数据并借此进行研究。我们希望实现这一过程的民主化转型。”

联邦保护人类研究对象的政策目前还没有扩展到无身份遗传数据领域。但由于DNA数据及其它数据库的信息相结合有可能暴露个人身份,因此这些法律正受到越来越严格的审查。Zimmerman总结称,“一旦访问到您的基因组数据,我们将没有办法提供神奇高效的快速销毁功能。”即使是区块链方案也无法防止这种基因组数据流出的问题。因此,大家必须对自己的DNA信息安全问题抱持谨慎态度。

DApp开发乱象:假冒Fomo3D技术团队,数十家媒体拉人头

熊市之下,币圈低迷,DApp 开发的世界则乱象丛生。

“那就是一个假的诈骗网站。”听到 Plus Winner 由 Fomo3D 技术团队研发,Fomo3D 成员给 Odaily星球日报的第一反应是,假的。

12 月 10 日晚,一个自称是“原 Fomo 3D 技术团队研发的新款智能合约游戏” Plus Winner 横空出世。

这是一个基于以太坊开发的游戏类 DApp,据 Odaily星球日报调查发现,其游戏规则和资金盘、传销盘无二,分为静态收益和动态收益,前者即分红,后者则是通过“拉人头”获取。

近日,Odaily星球日报联系到 Plus Winner 的背后推手,问及数日前黑客攻击导致投资者受损,对方却称,那只是团队的一个“幌子”,背后是一个“主动升级的策略”。

假冒知名开发团队、假装被黑客攻击、请数十家媒体为其站台、拉人头、变相传销……Plus Winner 背后谜团重重。

而在揭开 Plus Winner 背后真相的同时,Odaily星球日报还发现,熊市之下,币圈低迷,DApp 开发的世界则乱象丛生。

假冒 Fomo3D 团队

“熊市送温暖……投资 0.1~10ETH 即可躺着赚钱。”12 月 8 日,玩家安妮(化名)在朋友圈写道,附图为一张入群二维码,群名叫“ Plus winner 爆破矿工首发”。

Plus Winner 是一个新款智能合约游戏,“以投放‘炸弹’方式开采量子石基金矿池,来获得多项收益”。

游戏规则简单,玩家充值以太坊购买炸弹,一个炸弹等于 0.1 个ETH,最多购买 100 个。

然后倒计时 24 小时,玩家每购买一个炸弹,引爆时间增加 30 秒,每位玩家购买子弹费用的 5% 将自动转入量子石基金矿池。矿池奖金为引爆前最后一名玩家所得。

该玩法和半年前火爆的资金盘游戏 Fomo3D 类似,Fomo3D 刚出生时,以倒计时和分红奖励为噱头,被业内称为著名的资金盘游戏。

在 Plus winner 一份由诸多玩家统一传播的推介语上,其的确写着,该游戏由原 Fomo3D 技术团队研发。

Odaily星球日报记者曾登录 Plus Winner 官网,其 UI 页面简陋、配色和排版十分混乱,让人很难相信其跟成熟的 Fomo3D 出自同一开发团队之手。

Dappreview 创始人牛凤轩向 Odaily星球日报称,这个游戏不可能是 Fomo3D 团队开发的,因为 Fomo3D 团队应该不是中国人。他曾在聊天软件 Discord 上和 Fomo3D 团队沟通,对方聊天的方式和发布的中文内容“一看就是谷歌翻译的”。

但在 Plus Winner 官网的新人指引视频里,是一位操着湖南口音的男子在讲解“如何在火币交易所购买 ETH”。

12月15日,Odaily星球日报曾向 Fomo3D 团队求证此事,对方直接回应:“这是一个假的诈骗网站,几乎所有的山寨网站都宣称他们是 Fomo3D 技术团队开发的,但我们开发人员只有3个。”

砸钱“拉人头”

一个假冒 Fomo3D 团队的游戏,上线却被推广得颇为火热。

据其团队公告,这款游戏甫一上线“注册量与交易量远超同类其他任何游戏”,上线 1 小时内“平台充值量已超过 2000 多枚 ETH,注册玩家 3000 多个”。

熊市之下,这份数据让人惊叹。据 Dappreview,12 月 13 日以太坊上日活最高的游戏是 My Crypto Heroes,其24小时交易额为0,7天交易额也仅为 178 ETH,完全不敌 Plus Winner。

就在 Plus Winner 顶冒着原 Fomo3D 技术团队的光环招揽财富时,却有三十余家币圈媒体为其发布快讯,营造声势。

币圈媒体运营胡初(化名)向 Odaily星球日报透露,12 月 11 日晚,在一个 30 余人的币圈媒体群里,一个叫做“plus winner 小秘书”的人动辄发送百元以上的红包,“一晚上发了几百个包”。

紧接着,12 日 12 日中午,链一财经、万链之家等数十家币圈媒体还为 Plus Winner 重启发布快讯。快讯简单统一,称 Plus Winner 恢复数据后再次冲高,游戏流水5600 ETH,奖池已经达到 280 ETH,约合 20 万元。

此外,在 Plus Winner 的推广社群里,流传着这样一个视频,视频显示 12 月 12 日,链一财经、币桃、币小白、万链之家等三十余位币圈媒体相关人士同时发布了 Plus Winner 的快讯截图及拉新链接。

胡初将这种行为叫做“炸群”。项目方让媒体统一时间发布相同推广内容,以此在朋友圈形成蔚为壮观的刷屏现象,这被叫做“开车”。结束后,媒体凭借发布内容的截图向项目方锁取”车费”。

事实上,除了项目方红包奖励外,这些币圈媒体人士还拥有游戏的额外奖励。按照 Plus Winner 的拉新规则,上述人士将至少拥有被邀请者充值额 10% 的奖励。所以这些人大多建立了自己的拉新社群。

不过,就在被拉进群的投资者们热闹地投入资金参与到 Plus Winner 这款游戏中时,12 月 10 日深夜,Plus Winner 突然出现故障。在一次宕机后,游戏官网陷入崩溃,而游戏玩家们的资金则不知去向。

次日中午,团队公告称故障源于黑客攻击,游戏已于当日下午两点重启。

之后,支持 Plus Winner 的币圈媒体还跟他们“闹掰了”。

“这个项目谁做的,这么弱智,这么低能,不是一手项目么,把媒体当傻子玩么,是不是把媒体都当傻子?”12 月 13 日晚上 7 点,币圈媒体从业者白菜(化名)在一个群里控诉。

一个名为“币圈美少女”的人还发布文章《黑心项目方 PLUSWINNER 10 元羞辱遭币圈媒体联合封杀 项目方已跑路》,内容显示,Plus Winner 一开始联系近百家媒体为其发声,而后“项目方因己之过,遭微信屏蔽,借口拒结宣发,引发众怒,遭到币圈媒体联合封杀”。

胡初称,Plus Winner 本来承诺给其 50 元,结果只给了 10 元,他找“plus winner 小秘书”理论了几句,结果被其拉黑。

“我不要币了,拜拜。”胡初最后退出了自己发起的“打新”群。

典型的传销游戏

Plus Winner 的幕后玩家之一是一名叫做卢国军的人。

卢国军的朋友圈里充斥着藻相许、NK 细胞、醉苗香等传统生物传销项目,也有幸运赛车博彩网这类博彩网,此外还有 Vpay、宠物马等区块链新型游戏模式。而这些都是他的客户。

卢朋友圈还显示,其先后参与过电商、O2O、AI、共享概念、小程序等软件开发,一个曾经火爆的“风口”也没错过。

今年 2 月,卢开始接触区块链。“区块链、密码学、去中心化、分布式账本、公式(共识)机制、双花、分叉、智能合约、哈希值、Token,词穷先谈谈这些先”,他曾在朋友圈写道。

“区块链搞起,像前海填海填到大厦耸立。”卢国军曾写。两个月后,他就开发出一款区块链宠物马养成游戏。

12 月 15 日,Odaily星球日报联系到卢国军,他表示,Plus Winner 由他们团队自己开发运营,而声称遭受黑客攻击,是为了掩盖系统存在安全问题的幌子,背后是主动升级的策略。

“我们比 Fomo3D 模式更加好。”他颇为自得地说。

事实上,比起 Fomo3D,Plus Winner 的推广运营模式更像传销。和 Fomo3D 系列游戏类同,Plus Winner 玩家邀请好友可获 10% 左右的人头奖励。此外 Plus Winner 还有 20 层的推广奖励和 10 层的轮回奖,和传销活动中的拆分盘极为相似。

DApp开发乱象:假冒Fomo3D技术团队,数十家媒体拉人头

12 月 15 日,卢国军还向 Odaily星球日报介绍,若想与其合作,有两种方式,一是用 50 万元直接购买 Plus Winner 系统;二是免费提供系统给合作方运营,但需抽佣总流水的 3%~5%。

Odaily星球日报还曾在搜索引擎上输入 Plus Winner,在深圳百姓网发现了一条名为“ PlusWinner 区块链系统源码开发”的帖子。

该帖由深圳市鑫世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发布,称提供 PlusWinner 区块链系统源码及模式定制服务,报价 1 万元,并表示“此类软件系统(Plus Winner)可以开发”。

相关工商资料显示,深圳市鑫世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背后股东是谭平和卢国军。在不同网站,卢国军分别以小龙、卢小龙、卢先生等不同身份示人。

深圳市鑫世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其实是一家技术外包公司,其官网显示,该公司提供 Vpay 速通宝、虚拟币交易系统、农场游戏、拆分盘等项目开发服务。

为什么这样一个明显的传销盘,却能获得这么大范围的扩张?

“急于想赚钱回本,因为熊市找到能赚钱的项目不容易。”一位投资者向 Odaily星球日报表示,这位投资者在 3500 元的高点买了ETH,至今“没舍得割肉”,Plus Winner 是他最初觉得为数不多能看到回本可能的项目。

熊市 DApp 开发乱象

眼下,在这个项目方、资本、基金投资纷纷冬眠、缄默少行的熊市,只有资金盘和博彩 DApp 还层出不穷,而它们也正是利用了上述投资者急于赚钱回本的心理。

根据 Odaily星球日报此前所写《区块链与传销不得不说的故事》一文,传销模式的兴起跟俄罗斯 MMM 时代背景均是在国家经济改革前后、货币大幅贬值之时。

“尽管它( Plus Winner )的实质就是典型的资金盘博弈,难登大雅之堂,但它确实从人性的角度,巧妙的满足了人性中与生俱来的贪婪和赌性。尤其这个投资热点不多的熊市里,给投资者提供了一个充满想象力的期待。” Plus Winner 官网如是说。

实际上,Plus Winner 一直漏洞百出,其自上线伊始就 BUG 不断,但还是挡不住人们想要暴富的心理。

12 月 10 日晚上 8 点,Plus Winner 上线三分钟后即出现故障下线,当晚 10 点,游戏再次上线,一小时后再次宕机。

DApp开发乱象:假冒Fomo3D技术团队,数十家媒体拉人头

Plus Winner 团队对故障的解释是遭受攻击后的下线排查。“plus winner 小秘书”告诉胡初,是因为黑客攻击。

不过,DApp 遭遇故障,投资者损失惨重,而“黑客攻击”这个说法似乎已经成了项目方应付投资者们惯用的“挡箭牌”。

据区块链安全公司 PeckShield 数据显示,12 月 14 日清晨 5 点 57 至 8 点 57,黑客采用交易回滚攻击手段,向 EOS 竞猜类游戏 kittyfishing 发起 91 次攻击,获利 558.85 个 EOS。此外,另有两款竞猜类游戏也遭受数十次同类型攻击,损失数百 EOS。

一位业内人士对 Odaily星球日报分析,熊市,黑客攻击的高发时段。因为投资人没有好的投资标的,黑客也失去了其他收入来源,所以攻击比较频繁。

12 月 11 日下午 2 点,Plus Winner 重启,但是数据已被全部清空。

“游戏第一天三分钟就赚回来了,重启后到现在还没回本。”安妮说,“游戏重启了一轮,大家都没玩了。”

截至 12 月 13 日下午 7 点半,Plus Winner 玩家们累计投入 6009 个 ETH,倒计时为 12 小时,而 12 月 14 日下午 1 点半,累计投入值是 6017.1 个 ETH,增加投入 8.1 个 ETH,合算下来,游戏应该已经结束。但游戏却依然进行,倒计时又更改为 20 小时 20 分。

“这游戏肯定是骗钱的,第一批(进入)都没赚钱,设置的游戏时间随意更改。”另一位玩家 Darren 说。

很少有人再为 Plus Winner 投入炸弹,游戏已经进入“垃圾时间”。

而另一边,Fomo3D 创作团队在 12 月 13 日宣布推出新款游戏 ghost3D。

无论是熊市还是牛市,击鼓传花的游戏资金盘游戏永不停息。

IPO之路再受阻:铁面的港交所与无奈的比特币矿厂

有消息人士称,2018年的熊市凸显了加密市场的剧烈震荡,这使得港交所对于这类公司的上市感到紧张。

三大矿机厂商集体赴港IPO进程远没有想象中的美好。据coindesk消息,参与谈判的人士称,香港联合交易所(HKEX)不愿批准中国比特币采矿设备制造商的首次公开募股(IPO)申请。

继2017年加密货币市场繁荣之后,矿业巨头嘉楠耘智,亿邦国际和比特大陆分别于今年5月,6月和9月申请赴港IPO。特别是比特大陆的申请被视为一个分水岭时刻,因为它标志着一个主要的加密创业公司第一次试图上市。

有消息人士称,2018年的熊市凸显了加密市场的剧烈震荡,这使得港交所对于这类公司的上市感到紧张。嘉楠耘智的申请已经失效,另外两家在说服香港交易所方面面临很大的障碍。交易所对批准这些比特币矿业公司非常犹豫,因为该行业非常不稳定,即它们可能在一两年内不复存在。港交所不想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批准这一计划、并让它夭折的交易所。

港交所发言人指出,交易所并未对个别公司或个别上市申请作出评论。比特大陆也拒绝发表评论,理由是其处于上市缄默期,而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在截稿前也没有回应CoinDesk的采访。

退一步说,香港的IPO进程始于一家公司向港交所提交招股说明书草案。然后交易所将开始与申请人进行反复的谈话和提问。

如果申请同时获得香港交易所和香港金融监管机构——香港证监会(SFC)的批准,此案将进入上市听证会,在听证会上,决定发行规模和股价,然后对外公布。

然而,如果申请人在提交申请后6个月没有进入上市听证会,则申请将失效,这意味着该案件不再有效,不过,如果申请人仍希望继续筹款,可以选择稍后重启该案件。

去年11月,该公司在5月份提交上市申请6个月后未能出席上市听证会,此后该公司的申请便宣告失败。6月24日提交的亿邦国际,距离6个月的窗口期结束只有两周了。其中最著名的比特大陆差不多是六个月周期的一半。

该消息人士表示:“目前,我认为他们中没有人能够出席上市听证会。”他指出,港交所和香港证监会都必须签字。“如果任何一方不批准,你就无法出席上市听证会。”

障碍高存

熟悉港交所IPO流程的律师表示,港交所对矿业公司上市的犹豫是可以理解的。

除了金融业绩记录等基本上市要求外,香港交易所还专注于“业务的适用性和可持续性以及业务对散户投资者的风险,”Baker McKenzie律师事务所合伙人Ivy Wong表示。

她说:“我曾见过一些个案,申请人可符合过去三年的基本上市条件,但未能令港交所相信其业务是可持续发展的,而港交所亦不愿批准其上市。”

国际律师事务所Ashurst驻香港合伙人、经常与上市公司合作的律师Frank Bi也认同这一点。

他表示:“香港交易所将特别谨慎,对比特币矿业公司在香港IPO引发的监管不确定性感到担忧。再加上最近比特币价格所反映出的潜在市场投机行为,这个行业的可持续商业模式更难呈现。”

亿邦国际和比特大陆都没有披露今年第三季度的财务数据,当时加密货币市场开始出现明显下滑。“如果他们的收入、利润或亏损大幅下降,他们就必须披露这一点。”这是令双方担心的事情。该消息人士进一步解释说,“该交易所实际上是在利用加密市场目前下跌的事实,因为虽然它不想批准这些申请,但它没有理由直接拒绝。他们正在做的是拖延案件。如果市场继续上涨,交易所可能会因为整个行业的表现而被迫批准这些案例,但由于市场下滑,这些公司真的必须证明这个行业是如何可持续的。”

香港交易所一直以审慎审查申请人的业务及其可持续性而闻名。Bi表示,香港IPO延迟的两个常见原因是申请人未能就港交所的满意程度和市场状况提供尽职调查和信息披露,而港交所的实际估值与现有投资者希望的退出价格不同。

业务不仅限于采矿?

根据提交给港交所的备案文件草稿,比特币矿商试图向港交所证明其商业模式是合理的一种方式,展现自己拥有多种业务,例如人工智能、电信和区块链的研发。

例如,比特大陆在招股说明书草案中宣称自己是“人工智能芯片行业的有力竞争者”,有可能加入英伟达(NVIDIA)和谷歌等科技巨头的行列。该公司在文件中表示:“凭借我们在ASIC芯片设计方面的成功和专业知识,以及强大的研发能力,我们已将重点扩展到AI的革命性领域,并取得了令人鼓舞的成果。”比特大陆表示,它在2017年第二季度推出了自己的试点AI芯片BM1680。但据参与谈判的消息人士透露,港交所对这种说法并不买账。

Bi对此表示同意并指出:“尽管这些公司已经发表声明,将业务模式扩展到加密采矿以外的领域,但与加密采矿相关的活动和加密资产仍可能占其收入的大部分。另一个可能损害这些公司获得批准机会的因素是,它们持有的大量加密货币在过去6个月大幅贬值。再加上商业运作的有限记录,以及最近加密价值的大幅下降,可能意味着监管机构将特别密切地审查他们的业务。”

例如,比特大陆披露,截至今年6月30日,它拥有8.869亿美元的加密资产,包括比特币、比特币现金、以太、莱特币和dash等。crypt – economics Explorer的数据显示,所有提到的加密货币都出现了至少50%的大幅下跌。其中,比特币现金在最近的硬分叉战争后跌幅最大。值得注意的是,比特大陆在领导比特币现金ABC阵营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xZ1DucGGDvRAXBAwT4YQuKhNIInv1eGv1RsaXk5B.png

(比特大陆主要数字资产下跌情况)

该消息人士指出:“持有加密货币对案件无助,只会增加更多风险,现在不只是收入存在风险,资产负债表也面临风险。”

市场先行者

当然,上市对中国矿业公司来说不一定是生死攸关的事情。

三大矿机厂商希望获得监管机构的批准,并获得上市公司的地位。但就真正的融资需求而言,他们实际上拥有相当多的资金,因为他们在过去一年赚了很多钱。业内消息人士指出。实际上,2017年的繁荣帮助中国的矿业公司创造了指数级的收入和利润增长。

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去年的利润分别为12亿美元、5,600万美元和6,000万美元。此外,这一显著增长还导致这些公司对关键高管的薪酬大幅增加。据备案文件显示,Bitmain创始人詹克团(Ketuan Zhan)和吴忌寒(Jihan Wu)分别获得了2,270万美元和2,040万美元的可自由支配奖金,而他们的年薪都是2.7万美元。

Wong表示,企业寻求IPO的原因可能各不相同——一些是为了吸引公众的注意和在市场上的存在,而另一些则是为了筹集资金和实现收益。我猜测,它们(矿商)的理由可能很复杂,再加上它们希望开创市场先例,成为市场的先行者。更广泛地说,现在判断这些加密公司的成败还为时过早,因为市场还相对年轻,我们还没有看到它们是如何出现和发展的。无论如何,它能够为投资者提供更多的投资选择,满足市场上不同的风险偏好,这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

比特币勒索卷土重来,罪犯敲诈了 4 个国家,入账不到 1 美元

2018 年比特币从 20000 美元跌到了 3000 美元。去年还赫赫扬扬的币圈势头急转直下,韭菜哀鸿遍野,大佬功成身退,有人默默删微博,有人假装没来过,还有人出书总结财富自由的人生经验。 他们都不是比特币的硬核信众,真正有信仰的人们始终没有放弃过。近日,就有人用一种颇为极端的方式将比特币这个越来越淡出公众视野的名词拉回到互联网的热点漩涡之中。

邮件诈骗、恐怖袭击和比特币勒索,谁都没能想到这样早已被互联网人所习惯的故事还能在 2018 年的今天登上新闻的头版头条。

「又来?」

据多家外媒报道,12 月 13 日下午开始,美国、加拿大甚至是澳大利亚、新西兰等英语语言国家的数十家公司、学校、银行、政府部门和媒体机构都收到了「炸弹威胁」的电子邮件,邮件内容大致是:「支付价值 2 万美元的比特币,或者选择引爆你脚下的炸弹。炸弹是根据我的指示组装的,可以隐藏在任何地方,因为体积小,不会损坏支撑的建筑结构,但爆炸的话,还是会有很严重的后果。你必须在工作日结束时付钱给我,如果钱给晚了,炸弹就会爆炸。」

这些公司和机构分别坐落在加拿大的渥太华、多伦多、蒙特利尔、埃德蒙顿、卡尔加里、彭蒂克顿、弗农、坎卢普斯和温尼伯。美国则是在纽约州、加利福尼亚州、马萨诸塞州、田纳西州、俄克拉何马州、肯塔基州、路易斯安那州、佛罗里达州、艾奥瓦州、密歇根州、犹他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密西西比州等多地都收到了炸弹威胁电邮。

目前暂未发生任何一起爆炸事件,警方也并未发现任何引爆装置和炸弹设备,据网络安全专家判断,这些威胁很可能是一场精心设计的大型恶作剧。

一美元

最开始回应炸弹警告的官方机构,是纽约警察局。

12 月 13 日中午,纽约警察局发推特表示「请大家谨慎对待对比特币勒索邮件。这些邮件四处发放,然而提到的各地并未发现任何引爆装置……这些威胁大概率是不可信的。」犹他州警方也称这很像一起大规模恶作剧,因为在全美数千座建筑物中安装炸弹,且任何一座都查不出来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俄克拉荷马城警察局发推特表示「我们收到了炸弹威胁的报警。在全国各地都有类似报警,目前还未发现靠谱的案例,我们鼓励公众继续保持警惕,发现可疑之处立即报警。」渥太华警方明确表示「如果你收到这封威胁电邮,请不要回应罪犯的需求并立即与渥太华警方联系。」

网络安全研究员 Troy Mursch 表示,收到威胁的电邮很可能是从数据库或暗网中用不正当手段获取到的。而且罪犯的方式也很愚蠢,大规模群发要求比特币支付,这很容易就让收到邮件的人当作是垃圾邮件恶意骗局。

问题不只是骗财,比起金钱损耗,造成的社会性恐慌和解决该问题的成本才是最大的损失。截止美东时间 12 月 14 日下午,只有两笔加起来不到 1 美元的存款打向了勒索账户。但从加州到多伦多,在工作日的大学、公司、政府部门、执法部门中突然「引爆」的这股炸弹恐慌也扰乱了整个城市的日常运转。

在每一封威胁邮件末尾都有一段注释:「如果当局注意到这封信并且发生了爆炸,我们要申明:我们不是恐怖主义组织,也不对其他建筑物的爆炸承担任何责任。」

美国联邦调查局和美国烟酒枪炮及爆裂物管理局很快得知这些电邮威胁,表示正在和执法部门合作以提供协助,同时联邦调查局和国土安全部的负责人表示,如果真的是敲诈勒索性质的恶作剧,那在溯源后,始作俑者将受到联邦法律的惩罚。

股权众筹系列之一———以美国、意大利为例探讨我国股权众筹监管体系

股权众筹作为中小企业利用互联网向大众募集资金的重要融资方式,各国纷纷出台相应立法规制股权众筹行业。2018年12月1日的第三届中国新金融高峰论坛上,我国监管部门相关负责人也透露目前证监会正在制定完善《股权众筹试点管理办法》。至此,股权众筹的监管问题再次引起广泛关注。本文将以美国和意大利对股权众筹的监管政策为例,结合我国市场特征对股权众筹监管提出相应建议。1

国内外股权众筹发展历程及监管政策概览

美国和意大利股权众筹监管规范

针对投资者利益和融资效率的平衡问题,美国和意大利采取了不同的监管策略。

(一)美国股权众筹的监管框架

2012年4月,美国总统签署《促进创业企业融资法案》即JOBS法案,成为全球众筹行业里最成熟的法律,规定了股权众筹的发行豁免问题。2015年10月,美国通过了众筹立法的最终规则——《众筹条例》,主要是根据JOBS法案的授权对股权众筹豁免问题做出了详尽的规制,例如其豁免小额融资方公开发行证券的注册、审核、承销等环节,大幅度降低了融资成本。

具体而言,美国对股权众筹的规制集中在两个方面:

1. 筹资额和投资额双重限制

根据《众筹条例》的规定,创业企业在以众筹方式发行证券前的12个月期间内,向投资者出售的包括在该次交易中的募资总额不得超过100万美元。创业企业在一个合规的中介监督下进行融资可以免于在SEC注册。在信息披露方面,发行人根据发行规模的不同承担相应的报告要求[1]。同时,对股权众筹投资者也存在投资限额以保护投资者利益。若投资者年收入或个人资产净值有一项低于10万美元,则在12个月内的最高股权众筹投资额不得超过2000美元或年收入或净资产的5%,按其中较大金额计算;若投资者年收入或资产净值均超过10万美元,则在12个月内的最高股权众筹投资额不得超过10万美元或按照年收入或净资产的10%,按年收入或净资产较低者计算。

2. 对众筹平台进行严格监管

针对股权众筹平台,美国在《众筹条例》中对其的资格认定、业务范围、内部人员通过平台证券交易获利、信息披露等方面都作出了严格的限制。例如,《众筹条例》禁止以下众筹中介的活动:

1)提供投资意见或建议;

2)通过劝诱性的购买、销售或者发行方式吸引人购买网站或门户上发行或展示的证券;

3)对实施此类劝诱行为的员工、代理人或其他个人支付报酬,或者依据其门户上展示或推介的证券销售,给予员工、代理人或其他个人报酬;

4)持有、管理、占有或以其他方式处理投资者的资金或证券。

另外,众筹平台还有对投资者教育、投资者资格审查、保证交流渠道等义务。

(二)意大利股权众筹的监管框架

意大利证券交易委员(CONSOB)于 2013 年 6 月出台18592 号条例《关于创新型初创企业通过网络平台融资的规则》( 以下简称意大利众筹条例) ,将众筹业务限制在创新型初创企业的融资活动。之后意大利于2015年颁布法令扩大了股权众筹的实施范围,将股权众筹业务扩大至创新型中小企业。2016年,意大利证券交易委员会出台19520号条例( 以下简称意大利众筹条例2016),该条例修订了此前意大利众筹条例中关于适用于股权众筹在线平台的规定。

1.股权众筹规则

首先,在发行人资格上,意大利对股权众筹发行人资格的规定由严格限制扩展至全体创新型企业[2],包括创新型初创企业和创新型中小企业。

其次,在股权众筹平台的许可上,意大利众筹条例2016对意大利股权众筹平台作出了突破性规定,在原有的股权众筹平台服务的银行和投资公司的基础上,增加了股权众筹门户经营机构(portal managers)这一新的实体经营股权众筹平台。该类平台与此前的银行和投资公司经营网络平台的主要区别在于股权众筹平台门户经营机构会在CONSOB所持有的特殊登记册上注册。其中,意大利对股权众筹门户经营机构的资质要求:

1)公司为股份有限公司、有限责任公司或合作社;

2)在意大利本土境内注册并有行政办公室,或者是任何在欧盟成员国内注册但在意大利本土境内有分支机构的公司;

3)公司宗旨为创新型企业筹集资金提供在线平台管理;

4)拥有控股股东、董事和审计师,满足意大利全国公司和股票交易所委员会的完整性与专业性要求;

5)此类主体不得在任何情况下持有第三方所有的金钱或金融票据。

意大利股权众筹门户经营机构的义务,包括:

1)门户经营机构必须检查客户提出的每一份报价订单,确保客户有足够的经验和知识,以了解投资所涉及的基本特征和风险。如果门户经营机构坚持认为该项目不适合客户,应当以电子通信系统的方式警告客户;

2)若门户经营机构并没有执行前述赋予的强制性义务,则适用对投资者投资限额的规定[3];

3)门户经营机构必须在开始检查客户订单之前60天通知意大利全国公司和股票交易所委员会。

2. 投资人保护

在投资人保护方面,意大利一方面扩大了投资人范围,允许风投公司参与到在线筹中,不限制具体项目的类型;另一方面,意大利针对非专业投资人设置相应措施进行保护。

首先,意大利创新推出“领投人制度”。以专业投资人率先作出投资决策的方式,向中小投资者以点对面的形式提供投资参考,并强制规定了专业投资者的投资额度,股权众筹平台需要审计发售情况并确保其中有至少5%的融资额度由专业投资者、银行或创新企业孵化者认购。

其次,意大利赋予非专业投资者撤销投资的权利。在股权众筹募集完毕之前,投资者可以随时撤回出资份额,即冷静期规则;并且要求任何适用股权众筹的初创企业必须在章程中内置“追随权”条款,明确大股东将其股份出售于第三人时,确保投资者的撤销投资的权利。

从立法上看,意大利作为最早通过股权众筹立法的国家,其监管框架主要保护普通投资者的利益,通过对股权众筹发行人限制和引入“领投人制度”来引领普通投资者进行投资选择的方式来处理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另外,意大利限制发行人为创新型企业,并创建了股权众筹门户经营机构作为新形式的股权众筹中介平台。通过加强对门户经营机构的监管,强制规定了其作为“看门人”的职业,加强对投资者风险识别能力和风险承担能力的审核,同时辅以投资限额和专业投资者领投的机制,从而最小化潜在风险,保护中小投资者。

3

我国股权众筹立法与监管建议

(一)股权众筹平台的监管建议

在股权众筹平台定位的设计上,应当考虑到平台在运营成本上的负担,合理设置平台的实质审查义务,为平台预留合理的盈利空间。在审查后,平台对审查结果负有披露和风险提示义务。

另外,考虑到我国股权众筹平台的运营模式,建议在股权众筹立法框架中对领投人资质进行准入限制和监管,以降低投资风险。即在股权众筹立法中明确领投人的地位,并建立统一的准入标准;或授权股权众筹平台建立差异化标准,并以立法形式明确最低标准,从而促进众筹平台之间关于领投人资质及服务质量的良性竞争。

(二)对股权众筹发行人的监管建议

由于股权众筹主要是中小企业的融资渠道,建议将股权众筹发行人的标准进行细化。同时设定发行人的最高融资上限,使其同一般IPO等证券发行框架区分开来。另外,发行人也需要承担一定的信息披露义务,对公司信息、财务信息、项目信息等重点信息进行强制性披露,在披露时间节点上包括募资前、中、后期的披露。

(三)对股权众筹投资者的保护建议

在股权众筹项目募集资金时,可以参考意大利的股权众筹条例,设计冷静期制度,通过赋予投资者一定时效的冷静期权利,例如撤销投资的权利,从而帮助投资者进行理性决策,避免出现从众、投机等非理性决策行为。

另外,完善股权众筹投资人救济制度。为避免投资人在维权时维权成本过高,可以选择对股权众筹发行人恶意违反信息披露义务、欺诈发行等情况由股权众筹平台代为提起诉讼。

股权众筹作为互联网背景下的金融领域的融资模式,从防控风险的角度,对于市场参与主体应当全面规范。监管部门在设计股权众筹监管制度时可以参考各国股权众筹监管框架,结合我国股权众筹行业特征制定完善的融资机制。


[1]见Rule 100(a) (2) of Regulation Crowdfunding,无论发行额多小,发行人均须准备财务报表,并且当发行额在10万美元或以上时,财务报表须由独立会计师进行审查;发行额超过50万美元时,则须经过独立会计师的审计。企业在众筹发行后还要进行持续的年度报告。

[2]意大利创新型企业规定自1998年1月所规定的第58号法令(即《统一金融法》,CFA/TUF)第25条第2款和第4款所定义的带有社会目的的创新型企业,其中该类企业需要满足以下条件之一: 研发经费不得少于年度开支的15%,至少1/3以上雇员拥有博士学位或者正在攻读博士学位,拥有发明或设计专利或者拥有计算机软件专利。

[3]对个人投资者而言,单笔投资不得超过500欧元或年度总投资额低于1000欧元;对于合格投资者而言,单笔投资不得超过5000欧元或年度总投资额低于10000欧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