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EOS创始人梓岑:大规模商用之前 区块链技术只是一个极客玩具

由BITKAN、SATOSHI FOUNDATION LTD.主办的全球区块链开发者大会 GBDC 2018在香港正式开幕,为期两天的大会, 金色财经将会对本次大会内容进行全程播报。

5oggtlL6hvlgRkJWnHwEfXW6e7qPAU713hBXMEdd.png

(HelloEOS创始人梓岑)

在大会现场HelloEOS创始人梓岑发表《DAPP时代》的主题演讲,主要观点提炼:

DAPP最重要的是能够构建一个自运行的经济体系。

没有任何一个用户使用一个应用是为了能够更去中心化,用户要的只是体验。

承载力是要构建一个繁荣的DAPP生态第一要素。

在我们的底层性能能够达到支撑大规模商用之前,区块链技术只能作为一个极客玩具的角色出现。

DAPP未来——可能会看到更多的金融、溯源、公益这些实实在在能够落地造福更多用户的应用出现。

梓岑HelloEOS创始人,不是开发者。大会现场梓岑说:“如果你们一不小心在社区看到很多各种各样洗脑的语录,特别是其他很多币种抄来抄去的语录,是我说的。”

梓岑今天主讲DAPP。他说,实际上在我看来整个公链赛道局势已经相对明朗了。很多今年年初发布的各种各样的公链,各种号称百万TPS的公链现在已经被淘汰出局,现在局势已经看的相当明朗了。

什么是DAPP?他表示,这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概念。基于区块链底层大部分通过智能合约实现。其实在我看来最重要的是能够构建一个自运行的经济体系。

一个更自由、更公平、更透明的自运行经济体系,在我看来是最重要的。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一点,我并没有说DAPP是一个更去中心化的。在我看来,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的争论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我并不觉得应该继续纠结于某条链、某个币种或者某个应用是否更去中心化,交易市场也不会因为某个币更去中心化给多一点的溢价,并不会因为某个币种看起来更中心化给你打一个八折,这是很简单的事情。如果我们继续纠结于什么币什么链什么应用是否更去中心化,这种争论会错过很多东西,会错过用户真正想要的。

从应用层的角度讲,梓岑说,没有任何一个用户使用一个应用是为了能够更去中心化,用户要的只是体验。

DAPP的生存土壤,在我看来,承载力是要构建一个繁荣的DAPP生态第一要素,怎么说呢?智能合约的出现让我们看到区块链什么都能做,但实际上区块链什么都做不了,因为承载力实在太有限了。在我们的底层性能能够达到支撑大规模商用之前,区块链技术只能作为一个极客玩具的角色出现。

对比一下比特币出块速度、以太的出块速度,对比一下交易容量,我们会发现好像真的什么都做不了,因为一旦上万个,甚至十万级、百万级用户涌入到这条链上,有大规模交易需要链上交互时承载力不足,完全没办法支撑。这也是为什么一直以来这么喜欢石墨烯区块链技术,为什么我们一直在推广石墨烯区块链技术,一直把所有的DAPP往这个链上,往EOS链上架。

梓岑介绍基于石墨烯区块链底层的主要公链项目,BTS、STEEMIT、EOS,以EOS为例,EOS主网的TPS达到3996,最近的一次压测达到了9179,有了这样的高性能支撑,至少百万级的用户涌入到这条链上时,交易容量不再成为一个DAPP落地的瓶颈。也就是因为这样的特性,EOS、BTS、STEEM,成为世界上排名活跃度前三的公链,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数据。

第二,GD的成本。一个低到几乎为零的交易成本EOS所有的链上资源,只有RAM是要付费的,CPU和Net按需付费就好了。加上WAS的语言让智能合约执行效率变得高效,这也是为什么能够DAPP大爆炸在EOS这条链上取得这么大进展的原因。

一个更丰富的权限管理系统,以ONNER作为安全存储用在各种各样的DAPP上,即使ACTIVE有安全隐患也不需要太担心,即使被盗也可以用ONNER权限找回。为DAPP提供更多生存支持资源,这是最想强调的。为什么?今天在BCH开发者社区的大会上想说的最多的是什么?我们争论了很多年POW和POS的争论,这两个阵营中无论是BP还是矿工都在争夺出块权,我们要的出块奖励,矿工投入了大量的基础设施、投入了大把的算力,为整个比特币网络提供价值支撑,依靠这个来争夺出块权。我们在DAPP体系中靠用户投票争夺出块权。很明显堆砌算力没有意义,只能把身后带入所有的资源提供给EOS的生态,获得选民支持,获得持币人的支持。这就是DAPP机制带来的结果。

他接着说,交易所进来了,交易所把深厚的热度,特别是交易所最强大的是现金流,连接法币世界和区块链世界的枢纽带到EOS生态中。火币、Z币等都把资源带给EOS,这些资源其他任何一个币种很难得到的。除了交易所以外,各种钱包厂商,第三方应用厂商加入到这个生态中,HelloEOS是做社区运营和推广的团队,各种各样的媒体、安全全部加入到这个生态中,因为DAPP带来所有能带来的资源,EOS的持币人用投票支持他们。这也是DAPP生态带来所有的资源,开发者工具、非常活跃的社区、多链生态。

DAPP时代,这个主题和文浩的DAPP大爆炸很像。现在看到的是最近的一个数据,EOS生态中现在能够统计到的197个DAPP,活跃用户3.6万人,这很夸张的,有微博还在说我,EOS号称用户很多,实际用户不多,EOS在海外基本上没有人提,EOS以太在海外的会同一天参与人数16万人,EOS才几万而已,这个社区的用户都不喜欢参会,喜欢玩DAPP,活跃度相当高。

梓岑表示,现在看到的是EOS主网上线不到半年以来各种各样的DAPP。一句话总结,欢迎来到EOS大赌场,这是很自然的现象。菠菜游戏开发难度最低,开发周期最短,对开发配置的要求最低,上线成本最低,上线效率最高。和钱包集成一下很快会推出来,所有的用户在使用起来,用户体验起来也非常短平快。

任何一个繁荣的生态第一个肯定是DAPP,生态融入这么多菠菜游戏之后,发现简简单单菠菜游戏出来赚不到钱,需要更好的用户体验、更完美的经济模型,需要更专业的游戏设计、更好的体验。EOS生态的第一步已经走出来,DAPP大爆炸这一步走出来了,第二步看其他第三方应用厂商或者游戏厂商做的比这些更美好就行了。在我看来一个比较优质的DAPP需要具备什么特点?他表示,更去中心化、交易不可逆,更开放。

第二,需要有一个更完美、设计更合理的经济体。这是去中心化应用、DAPP和过去中心化应用最大的区别。以FIBOS为例,FIBOS是一个EOS侧链,把GS语言和EOS主链结合在一起,可以支持非GS语言编写智能合约,他们设计了多层的Bancor体系,FIBOS的GS可以通过Bancor和EOS进行兑换互通,基于所有的DAPP可以通过第二层Bancor模型和FIBOS的token互通,可以把价值放到每个DAPP,DAPP通过Bancor把应用价值传输到FIBOS,FIBOS和EOS之间又有另外一个互联。除了这样的token架构之外,在我看来DAPP应该有一个更合理的股权架构,当然这个比例应不是我大家推荐的,只是举某个项目的例子,我们需要通过token激励的方式把这个经济体所有利益平衡给不同的群体,包括自己的团队、投资人、用户,甚至包括第三方的合作伙伴,我们需要更合理的盈利模型和激励模型。需要内部价值更顺畅流通,同时内部价值和外部价值之间,独立的经济体和外部也会构成Bancor协议也好,其他交易所也罢,这样连接起来。需要更强的产品体验、需要更快的迭代速度、更高的安全系数。

最后,梓岑表示:“现在看到的是我有限的理解中未来DAPP中是什么样的,在菠菜游戏已经做到一片红海时,下一步可能会看到更多的金融、溯源、公益这些实实在在能够落地造福更多用户的应用出现。”

Bookmark(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