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之路再受阻:铁面的港交所与无奈的比特币矿厂

有消息人士称,2018年的熊市凸显了加密市场的剧烈震荡,这使得港交所对于这类公司的上市感到紧张。

三大矿机厂商集体赴港IPO进程远没有想象中的美好。据coindesk消息,参与谈判的人士称,香港联合交易所(HKEX)不愿批准中国比特币采矿设备制造商的首次公开募股(IPO)申请。

继2017年加密货币市场繁荣之后,矿业巨头嘉楠耘智,亿邦国际和比特大陆分别于今年5月,6月和9月申请赴港IPO。特别是比特大陆的申请被视为一个分水岭时刻,因为它标志着一个主要的加密创业公司第一次试图上市。

有消息人士称,2018年的熊市凸显了加密市场的剧烈震荡,这使得港交所对于这类公司的上市感到紧张。嘉楠耘智的申请已经失效,另外两家在说服香港交易所方面面临很大的障碍。交易所对批准这些比特币矿业公司非常犹豫,因为该行业非常不稳定,即它们可能在一两年内不复存在。港交所不想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批准这一计划、并让它夭折的交易所。

港交所发言人指出,交易所并未对个别公司或个别上市申请作出评论。比特大陆也拒绝发表评论,理由是其处于上市缄默期,而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在截稿前也没有回应CoinDesk的采访。

退一步说,香港的IPO进程始于一家公司向港交所提交招股说明书草案。然后交易所将开始与申请人进行反复的谈话和提问。

如果申请同时获得香港交易所和香港金融监管机构——香港证监会(SFC)的批准,此案将进入上市听证会,在听证会上,决定发行规模和股价,然后对外公布。

然而,如果申请人在提交申请后6个月没有进入上市听证会,则申请将失效,这意味着该案件不再有效,不过,如果申请人仍希望继续筹款,可以选择稍后重启该案件。

去年11月,该公司在5月份提交上市申请6个月后未能出席上市听证会,此后该公司的申请便宣告失败。6月24日提交的亿邦国际,距离6个月的窗口期结束只有两周了。其中最著名的比特大陆差不多是六个月周期的一半。

该消息人士表示:“目前,我认为他们中没有人能够出席上市听证会。”他指出,港交所和香港证监会都必须签字。“如果任何一方不批准,你就无法出席上市听证会。”

障碍高存

熟悉港交所IPO流程的律师表示,港交所对矿业公司上市的犹豫是可以理解的。

除了金融业绩记录等基本上市要求外,香港交易所还专注于“业务的适用性和可持续性以及业务对散户投资者的风险,”Baker McKenzie律师事务所合伙人Ivy Wong表示。

她说:“我曾见过一些个案,申请人可符合过去三年的基本上市条件,但未能令港交所相信其业务是可持续发展的,而港交所亦不愿批准其上市。”

国际律师事务所Ashurst驻香港合伙人、经常与上市公司合作的律师Frank Bi也认同这一点。

他表示:“香港交易所将特别谨慎,对比特币矿业公司在香港IPO引发的监管不确定性感到担忧。再加上最近比特币价格所反映出的潜在市场投机行为,这个行业的可持续商业模式更难呈现。”

亿邦国际和比特大陆都没有披露今年第三季度的财务数据,当时加密货币市场开始出现明显下滑。“如果他们的收入、利润或亏损大幅下降,他们就必须披露这一点。”这是令双方担心的事情。该消息人士进一步解释说,“该交易所实际上是在利用加密市场目前下跌的事实,因为虽然它不想批准这些申请,但它没有理由直接拒绝。他们正在做的是拖延案件。如果市场继续上涨,交易所可能会因为整个行业的表现而被迫批准这些案例,但由于市场下滑,这些公司真的必须证明这个行业是如何可持续的。”

香港交易所一直以审慎审查申请人的业务及其可持续性而闻名。Bi表示,香港IPO延迟的两个常见原因是申请人未能就港交所的满意程度和市场状况提供尽职调查和信息披露,而港交所的实际估值与现有投资者希望的退出价格不同。

业务不仅限于采矿?

根据提交给港交所的备案文件草稿,比特币矿商试图向港交所证明其商业模式是合理的一种方式,展现自己拥有多种业务,例如人工智能、电信和区块链的研发。

例如,比特大陆在招股说明书草案中宣称自己是“人工智能芯片行业的有力竞争者”,有可能加入英伟达(NVIDIA)和谷歌等科技巨头的行列。该公司在文件中表示:“凭借我们在ASIC芯片设计方面的成功和专业知识,以及强大的研发能力,我们已将重点扩展到AI的革命性领域,并取得了令人鼓舞的成果。”比特大陆表示,它在2017年第二季度推出了自己的试点AI芯片BM1680。但据参与谈判的消息人士透露,港交所对这种说法并不买账。

Bi对此表示同意并指出:“尽管这些公司已经发表声明,将业务模式扩展到加密采矿以外的领域,但与加密采矿相关的活动和加密资产仍可能占其收入的大部分。另一个可能损害这些公司获得批准机会的因素是,它们持有的大量加密货币在过去6个月大幅贬值。再加上商业运作的有限记录,以及最近加密价值的大幅下降,可能意味着监管机构将特别密切地审查他们的业务。”

例如,比特大陆披露,截至今年6月30日,它拥有8.869亿美元的加密资产,包括比特币、比特币现金、以太、莱特币和dash等。crypt – economics Explorer的数据显示,所有提到的加密货币都出现了至少50%的大幅下跌。其中,比特币现金在最近的硬分叉战争后跌幅最大。值得注意的是,比特大陆在领导比特币现金ABC阵营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xZ1DucGGDvRAXBAwT4YQuKhNIInv1eGv1RsaXk5B.png

(比特大陆主要数字资产下跌情况)

该消息人士指出:“持有加密货币对案件无助,只会增加更多风险,现在不只是收入存在风险,资产负债表也面临风险。”

市场先行者

当然,上市对中国矿业公司来说不一定是生死攸关的事情。

三大矿机厂商希望获得监管机构的批准,并获得上市公司的地位。但就真正的融资需求而言,他们实际上拥有相当多的资金,因为他们在过去一年赚了很多钱。业内消息人士指出。实际上,2017年的繁荣帮助中国的矿业公司创造了指数级的收入和利润增长。

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去年的利润分别为12亿美元、5,600万美元和6,000万美元。此外,这一显著增长还导致这些公司对关键高管的薪酬大幅增加。据备案文件显示,Bitmain创始人詹克团(Ketuan Zhan)和吴忌寒(Jihan Wu)分别获得了2,270万美元和2,040万美元的可自由支配奖金,而他们的年薪都是2.7万美元。

Wong表示,企业寻求IPO的原因可能各不相同——一些是为了吸引公众的注意和在市场上的存在,而另一些则是为了筹集资金和实现收益。我猜测,它们(矿商)的理由可能很复杂,再加上它们希望开创市场先例,成为市场的先行者。更广泛地说,现在判断这些加密公司的成败还为时过早,因为市场还相对年轻,我们还没有看到它们是如何出现和发展的。无论如何,它能够为投资者提供更多的投资选择,满足市场上不同的风险偏好,这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

信通院区块链主管卿苏德:强监管政策让矿场“离场出海”

【财新网】(专栏作家 卿苏德)2018年12月17日,比特币已经从2017年12月17日的峰值——19535美元,下跌到今天的3251美元,跌幅高达83.4%,血亏的“矿工”们开始论斤卖矿机的相片刷爆朋友圈。年初的矿机还是需要通过预定,等待一个月才能到货,年末的矿机就真的沦落到“论斤卖”的地步?本文用数据做一个解析,并思考一下“矿工”们的未来。

一、算力为王的竞争生态导致矿池的集中化趋势

我国矿池贡献的算力全球第一。根据BTC.COM于2018年12月16日按月统计的数据,全球比特币的算力已经降到了36.74EH/s。尽管币市大跌,算力总体上持续下降,但相对于2018年年初的数据,算力上涨了近一倍。目前,全球知名的比特币矿池数为17家,其中,中国比特大陆旗下的矿池BTC.COM和蚂蚁矿池AntPool,以及老牌矿池SlushPool排名前三,分别占18.3%、12.9%、11.6%的全网算力。

矿池进入集中垄断阶段,新建矿池举步维艰。一方面,2018年11月16日,社区对加密数字货币比特币现金(BCH)发展思路的分歧,导致了“去中心化”世界里的“中心化指挥”的算力大战,矿池通过各自已有的算力,分割出BCHABC和BCHSV两个不同的生态圈,彰显了算力为王、中心垄断的社区话语权。另一方面,小矿池发展缓慢,呈现举步维艰的发展态势。一是2018年11月6日,国内首个、曾经最大的交易所BTCC旗下的“国池”宣布,11月15日关闭挖矿服务器,11月30日起无限期停止运营矿池。二是,2018年3月30日上线的火币矿池,依托火币交易所提供的雄厚资金,目前全部算力也仅占全网的3.8%。

二、强监管的政策已经让矿场纷纷“离场出海”

矿场和矿池的概念需要厘清。一台最新的7nm蚂蚁矿机S15可以提供27TH/s的算力,对于全网36.74EH/s的算力而言,能挖出比特币的概率仅有142万分之一。为了稳定挖矿产出、摊低风险,比特币挖矿的矿工们(以下简称“矿工们”)抱团取暖,形成大小不等的“矿场”,并加入矿池,通过算力整合获取记账权,按算力占比将记账的奖励进行分成。因此,尽管中国矿池的算力贡献全球第一,但是,全世界的矿场都可以通过标准协议(Stratum)接入中国矿池进行奖励分成。那么,矿场都在哪儿呢?

一方面,国家采取的强监管政策,迫使获取比特币奖励的矿场/矿工只能场外交易。根据BitcoinEnergyConsumptionIndex公布的数据,比特币挖矿的年耗电量约为29.05TWh,相当于全球耗电量的0.13%,超过了全世界159个国家。国家审慎对待挖矿产生的巨量用电,采取强监管的管控政策。根据财新网的报道,2018年1月19日,央行营业管理部支付结算处发布了一份名为《关于开展为非法虚拟货币交易提供支付服务自查整改工作的通知》的特急文件,国内严禁各支付机构为虚拟货币交易提供服务,并采取有效措施防止支付通道用于虚拟货币交易。矿工们挖到的比特币只能通过C2C的模式,走场外交易,无法通过传统的金融监控系统进行管控。此外,据媒体报道,2018年11月5日,贵州和新疆的正规矿场被要求停电整改,接受税务检查和进行实名制的登记工作。另外,矿场还被要求签署公安部门网络信息安全工作的保障书,新疆的矿场9月份清理了兵团电。

我国挖矿节点的数量和矿池算力并不匹配,强压之下的“应急出海”是统计数据不准确的主要原因。根据BITNODES2018年12月16日的统计,全球比特币挖矿节点为9605个,美国2324个,占24.20%,德国1842个,占19.18%,中国排第五,461个,仅占4.80%。综上所述,全球算力贡献排名第一的中国,仅有4.8%的矿机在中国境内?!根据IP所属地的分析,矿工普遍分布在北京、上海、广州、温州等一二线城市,与媒体报道的实际所在地,内蒙古、新疆等大相径庭。例如,外媒QUARTZ、Coindesk、CoinTelegraph等对全球最大的矿场——位于内蒙古达拉特旗的比特大陆矿场进行了热情报道和追捧。此外,为了备战BCH“硬分叉”,2018年10月底开始,比特大陆旗下的蚂蚁矿池密集约谈了新疆各大矿场,加急部署了9万台S9型矿机。

全球部署节点和VPN的使用,是基于IP地理信息统计不准确的根本原因。一方面,网络连接的稳定性是矿场的生命线。因此,很多矿场都分散兵力,连接多个矿池,每个矿池也是全球布局,在美国、欧洲构建接入点,形成分布全球的高速接入网络,降低矿池的孤块率、空块率等,提升矿池的挖矿效率。另一方面,根据上文所述,为了躲避国家的强监管政策,很多矿场矿池都使用虚拟专用网络(VPN)连接美国、欧洲的代理服务器,具有多个虚拟网络,每个网络连接不断动态更换IP地址,防止国家封杀。

三、左右掣肘的比特币挖矿,路在何方?

众所周知,从2018年1月至今,很多加密数字货币的价格跌了70%-90%,通过挖矿得到的收益已经微乎其微,还不够“买电钱”,已经达到了矿机的“关机价格”。同时,每个矿池还要抽取1%-2%的“佣金”,矿场与矿场之间,还有臭名昭著的网络黑客攻击(DDoS)等,面临左右掣肘的生存环境,未来中国的比特币矿工们怎么办?答案:只能转型升级。

“革命派”的转型方向:深研人工智能芯片。值得关注的是,2017年12月,比特大陆向台积电下的10nm晶圆订单已超华为海思。2018年,比特大陆成功推出了7nm芯片的蚂蚁矿机S15和T15。此外,2017年第四季度,比特大陆推出第一代AI芯片——算丰BM1680;2018年10月17日,比特大陆正式发布了旗下第二代云端AI芯片算丰BM1682以及终端AI协处理器BM1880。同时,国内另一个比特币矿机制造商——嘉楠耘智,于2018年9月6日发布旗下第一代人工智能芯片勘智Kendryte(型号为K210)。从比特币矿机转型人工智能芯片,正是顺应了人工智能的国家战略和行业发展趋势。未来,区块链和人工智能的结合,也是值得期待的融合创新领域。

“改良派”的转型方向:加快“脱虚向实”的步伐。对于比特币矿场而言,慎重考虑再投入产生的沉没成本。比特币矿机使用两次哈希(SHA256)算法来进行“挖矿”,普遍采用专用集成电路(ASIC)芯片的矿机,在转型上,并不像图像处理芯片(GPU)矿机那样,可以转至数据中心,以“GPU云服务”的模式赚取计算服务的“佣金”。因此,尽管矿机价格也下调了很多,需要慎重权衡再投资衍生的沉没成本。对于比特币矿池而言,要加快“脱虚向实”的步伐。尽管矿池可以收取1%-2%,甚至更高的代理费而获得可观的收入,但是,这种盈利模式随着币价的大跌,也开始显现日薄西山的疲态。同时,“看电视即挖矿”、“跑步即挖矿”、“挖矿即挖矿”等噱头炒作,并未带来实际盈利模式,仍然属于一种积分分发的范畴,不是长期可持续的发展模式。

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区块链白皮书(2018年)》,在政策、技术、市场的多重驱动下,区块链技术正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对于探索共享经济新模式、建设数字经济产业生态、提升政府治理水平都有重要的意义。因此,从人才培养、企业孵化、技术研发、安全检测等多个方面探索前行,填补产业生态空白,加快区块链技术重构垂直领域的商业模式和应用生态,在“价值互联网”的蓝海中超前布局,是矿池、矿场的运营者需要认真思考的重要命题。

作者为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区块链主管、可信区块链推进计划办公室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