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局视角看EOS投资

声明:本文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眼下虽然熊市当道,百币萧条。引力区一如既往地的做好社群活动,同我们EOS爱好者共同开拓一条斩“熊”之路。

引力区和EOS Nation 合作举办Open office,初衷是为了解决线上单线信息传递,与社区成员无法形成有效的沟通。希望通过面对面互动的形式,更好的了解社区成员的需求。同时,也可以为社区成员提供一个平台进行线下的深度链接。

本期采用线上分享会的方式,我们请到了引力节点精英中的仲一和Johnny,两位都是EOS的持仓大户,并且在数字货币投资方面有着资深经验。

今天他们聊一聊最实际、也是眼下大家最关注的–EOS投资中需要考虑的三大块内容。本期话题将围绕EOS投资前景、DAPP的发展方向以及去中心化交易所分析等内容。

1、EOS投资前景

区块链已经成为主流,社会普遍认可区块链技术。区块链1.0,比特币引入TOKEN,以太坊主导智能合约,之后出现了EOS和更多的公链。其中EOS企业级应用系统,主打高性能多玩法,成为当之无愧公链之王。

结合我的投资经历来说,从EOS上线,经历了RAM暴涨狂潮、DAPP大爆发、钱包使用等,每一个迭代都感受到极优的用户体验。如果说一年前对区块链的信仰只是基于的认知,而EOS的出现,让信仰亲眼所见,并可以亲身体验到了区块链的落地产品。

这种感觉类似苹果手机,不言而喻的比有键盘诺基亚好用得多。这一点对于普通用户来说,特别实际。用户不需要知道区块链是什么,但就是可以感受到区块链的好用。所以说,EOS让这一切变为现实,我看好它的价值,是因为它是第一个用户体验最佳的公链产品。

2、DAPP的发展方向

抛开EOS金融属性,DAPP的应用终究是EOS增值的硬实力。那么DAPP会在哪个点率先爆发?哪些会持久增长?

我实际案例来说,第一个爆发点是RAM,之后的菠菜、还有各类钱包和游戏都陆续在EOS上开发出,出现了一波DAPP繁荣。慢慢的发现那些用户多、体验好,宣传运营好的头部DAPP成长很快,随之该产品的价格翻了很多倍,已经出现了赚钱效应。总之,看一个东西是否改变世界吗,还是看它的产品是否能改变世界。

虽说现在EOS的价格随着全世界的金融趋势一再下跌,暂时价格与实际价值背离很大。但是你可以通过长期使用、观察和体验,发现下一个爆发点。那么下一个,我们大胆猜测依然是我提到的成长性很高的DAPP,这是成长规律,也是用户共识,大家也可以慢慢培养自己对于发现成长性很高产品的感知,现在就是好时机。

3、去中心化交易所

从人类发展学和社会学的角度重现了区块链的发展史,相信EOS成为公链之王的必然性和刚需性,聊到了DAPP的增长趋势。交易所作为最基础的DAPP,是用户连接EOS的第一关。

在牛市,交易所本身也需要吸纳有限的交易资金。眼下,市商管理的交易所、搬砖套利分红交易所、还有什么IBO交易所等等,层出不穷。

我们虽然都是区块链创业者,从投资角度来讲,还是看哪个项目能赚钱。我也不可避免的投资过空气币。所以,要不断学习,多买书,我看相关的书不下50本,后来也见了很多书的作者。通过看书、参与会议,面见大咖,接触的多了,就自然会总结出一些共识心法。

我发现区块链这个行业的人都很聪明,是一个工程、技术、计算机精英人才扎堆的地方。每天有大量信息和知识去掌握和学习,不断迭代,这个行业抛弃你连招呼都不会打。

我是分赛道投资的,货币赛道(比特币、以及BTC他的分叉、ZEC等针对法币竞争);还有以太坊,NEO,小蚁、量子、EOS等等的公链赛道、以及以币安为主的交易所(比特时代、OKex、火币)赛道、最后还有存储赛道(Sia\、story 、ipfs),存储是底层的需要,需求和应用量量越大,价值也越稳定。

交易所作为赛道有以下几类:老一代交易所(币安、OK\、火币);新一代交易所(BTS为代表的去中心化交易所);最新去中心化交易所(鲸交所、Newdex、OneDEX、畅思)。交易所是区块链地基础设施,只要有交易,交易稳赚不赔。对于用户来说,我们既可使用,也可投资。

交易所投资的收益很大。现在交易所挖矿,实际就是EOS的ICO,但完全优于以太时代的ICO模式——投出去的以太,几天后才回来。交易所挖矿好在已经有产品和收益,不同于ICO只有白皮书可以参考。

现在有些菠菜DAPP,投了当天就有分红,这就是说,收益来自于币价的增长和分红,行情好时有的甚至几小时分红一次,甚至出现了分红大于币价。从这一点看,EOS白皮书中原来说的快速和免费都实现了。

除此之外,大家在投资过程中应该最担心的就是如何保证安全。那么去中心化交易如何保证安全性呢?首先需要自己不断学习、思考和理解,首先要提高自己对安全的敏锐度。

其次,目前中心化交易所仍占优势,但其实去中心交易所在安全方面与中心化交易所已不相上下。用鲸交所举例。你在鲸交所的币只能提现到你本身账号上,类似微信钱包提现只能提到你绑定的银行卡上一样,然而微信账户和你的银行卡同时被黑的概率很小。交易所同理,资金进出都是用户自己的事情。

那么问题又来了,假设交易所做恶怎么办?

去中心化本身用代码、合约和机制来限制作恶,换句话叫做:不作恶来源于不能做恶。例如鲸交所的智能合约,在第三方浏览器EOSpark中就可以看到,他的合约是经过代码审计和一致性校验。即使鲸交所想跑路,币却还锁在智能合约里面,交易所也没办法触碰用户私钥、获得用户钱包。所以说团队想做恶也没法做,这一点也符合去中心化交易所的特质。

a.中心化交易所和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区别

传统的中心化交易所要求在交易所进行一定认证开户后,会为你对应的代币分配地址,但是只会把地址开放给用户,却不会把私钥给用户。所以往这个地址充值资产,用户是没有办法要回的,因为你没有私钥。

中心化交易所如火币、币安、OkEX等,其实都是以自身企业的信用背书作为担保,以保证其不会发生携款跑路或者挪动用户未交易资产。但是,再大的中心化交易所都可能发生作恶或者被攻击盗币行为的,例如当年的门头沟事件、前段时间大交易所挪用EOS代币为自己投票等等。

这种交易所与现在的股市交易所实际上是类似的,所以不说他们是绝对安全和透明的。

去中心化交易所则不再需要你依赖交易所的企业信用背书了。在去中心化交易所中,交易双方资产都存储在双方各自的账户里面。然后当彼此的订单撮合达成时,卖方调用去中心化交易所的「智能合约地址」,由「智能合约」完成买卖双方的币币交易,并返还给买卖双方。

在整个交易过程前后,资产都存储在用户钱包,而无需用户充值到交易所中。只有买卖双方成交时,交易的币币在通过智能合约进行交换。

因此,买卖双方无需第三方担保,安全性能则有智能合约来确保。而智能合约是开源的,并且交易全流程是在区块链上公开可见的,并且经过安全审计公司的审核。所以,对于去中心化交易所而言,开源的「智能合约」是必不可少的,它是完成双方交易的中间人。

b.交易所对EOS生态的作用

区块链应用的发展有三个关键要素——技术平台、通证模型和治理机制。交易所作为技术平台的一个形式,是EOS生态中的一个重要环节。那么交易所能够对EOS生态产生什么作用呢?

目前来看,在区跨链和DAPP还未普及、普通用户开户成本高昂的情况下,短期内什么才是吸引更多的用户进入EOS区块链成为链上用户的有效方法?这里说的开户成本不仅仅是在EOS上创建一个账户的经济成本,更多的是认知成本,比如私钥管理和系统资源分配。

我个人认为短期内经济方面的收益是驱动个人跨越这些障碍成为链上用户的最有效动力,很多EOS的创始用户可能已经发现EOS用户增长最快的时候是RAM暴涨的那段时间,炒RAM的人进来了。很多人说RAM价格太高,创建一帐户要两百块人民币,开户成本太高会阻碍新用户的进入,但是我个人认为当市场存在赚钱效应的时候,才是大家跑步入场的时候。

同时,关注EOS的朋友都知道,目前EOS上最活跃的DAPP依次是菠菜类、交易所和游戏类,菠菜类和游戏类的DAPP开发团队在开发时都在绞尽脑子设计所发行代币的经济激励模型,由于交易所的存在,DAPP所发行的代币就有了流动性和被市场定价的机会,代币就具备了金融属性,金融属性是非常重要的,至少可以带动一部人从小白变成熟练使用EOS区块链账户和链上DAPP的用户。

从长期来说,随着EOS的发展,除了目前比较活跃的菠菜类、交易所和游戏类DAPP,一定会出现更多和人们生活更息息相关的工具类DAPP,比如带有经济激励模型的媒体类DAPP和社交类DAPP,这些DAPP的价值一定会在一些平台上得到体现和流通,那么交易所就提供了这个功能。

所以,交易所是EOS生态中必不可少的一个重要角色。

c.中心化的交易所和去中心化的交易所哪个更有市场?

我个人认为在EOS的生态中,长期来说,去中心化的交易所会更符合生态发展的需求。

我们可以假设:如果我们穿越到20年以后,DAPP已经成为人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工具,DAPP所发行的代币的使用场景已经非常广泛了,那么人们就会愿意持有各种代币,也会有不同的代币互相兑换的需求,那么去中心化交易所方便、快捷、透明和安全的特性相比中心化交易所来说会更为突出。

短期来说,带有OCT功能的中心化交易所也继续会在市场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区块链之外的用户一般都会通过法币兑换数字货币的渠道进入这个行业,所以,带有OCTOCT功能的中心化交易所是用户进入区块链这个领域的重要通道。

4、结语

通过今天的分享,大家对交易所投资也有了进一步的认知。熊市当道,正是我们沉心学习和研究底层逻辑的时候,可以多花时间读书、思考、分享,在行动中期待牛市的到来。

真实月活仅3.7万,矿工横行 —— EOS DApp生态爆发背后的隐患

在生态爆发之下,存在着部分虚假繁荣的假象。本文将从 EOS DApp 的真实用户数讲起,涉及矿工、羊毛党的数据分析,接着延伸到 DApp 是否赚钱、过去一年 DApp 的发展以及未来的展望、新玩家 TRON 的崛起以及一份简易的古典币圈入场指南。

在 12 月 1 日区块链社区“链金术”举办的 DApp 开发者大会上,有人提出了一个新名词——“古典币圈”,泛指币圈内尚且没有接触过 DApp 的持币者。

在区块链的语境中,“古典”是嘲讽专用的贬义词。

大约一年前,币圈大佬们扛起区块链大旗向“古典互联网”吹响冲锋号角,Token Fund 们也打心眼里瞧不上“古典 VC ”——成王败寇,谁赚钱谁牛 X 。那时,DApp 圈才刚刚起步,DappReview 还在拿着 Excel 算加密猫的合成基因。

真实月活仅3.7万,矿工横行 —— EOS DApp生态爆发背后的隐患

如今,币市普跌 90% +,币圈大佬们的镰刀虽然锋利依旧,但曾经漫山遍野的韭菜们,连籽都被吃干抹净了。Token Fund(币圈基金)纷纷转做孵化和 FA(财务顾问,即帮项目融资),转型卖方,有余粮的基金屈指可数。

迷茫中,大家忽然间想起,好像在这堆空气币之外还有 DApp 这么个东西。它,能不能赚钱?

真实月活仅3.7万,矿工横行 —— EOS DApp生态爆发背后的隐患单单 11 月又增加了 3.5 亿的 EOS 流水

短短数周,集中涌现了几十个 DApp 公众号和社群,各大主流币圈媒体争先恐后增设 DApp 专区,开展一系列线上线下活动,唯恐错过这漫长寒冬里的一丝微光。

DApp 成为风口了吗?

DApp 真的火了么?到底有多火?

本文前半部分是理性客观的数据分析

后半部分是相对感性主观的一些观点

1 – EOS DApp 真实用户

我们先来看看,最具代表性的公链 EOS 上的 DApp 真实用户数据。

前几天看到一张截图

真实月活仅3.7万,矿工横行 —— EOS DApp生态爆发背后的隐患

其中写到 11 月 EOS DApps 的月活有 73 万地址,然而可笑的是,截止到 11 月底,EOS 主网上总地址数量都没有达到这个数字。若无意外,该统计应该是将每天的活跃用户直接相加得到的月活跃用户。

那么真正的活跃用户有多少?DappReview 根据 11 月所有活跃 DApp 合约的全量交易数据进行计算得到:

11 月活跃 DApp 数量:174 个

11 月 DApp 用户总数:15.7 万

11 月活跃 DApp 总流水:3.5 亿 EOS

11 月 DApp 活跃用户总数:3.7 万

此处“活跃用户”的定义为,满足一下条件之一:

1. 11 月与 DApp 合约交互次数大于 30 次

2. 11 月与 DApp 交易流水大于 30 EOS

1.1 – 头部玩家 

我们先来看看这 3.7 万活跃用户

真实月活仅3.7万,矿工横行 —— EOS DApp生态爆发背后的隐患

交易流水:超过一半的用户流水小于 100 EOS,7% 的用户流水大于 1 万 EOS。

使用过的 DApp 数量:超过一半用户只体验了不到 5 款 DApps,有 2% 的用户是 DApp 重度玩家,使用过 20 款以上。

真实月活仅3.7万,矿工横行 —— EOS DApp生态爆发背后的隐患

其中,头部玩家的数据是非常可怕,前 20 名头部玩家 DApp 流水加起来有 8975 万 EOS,占了 11 月总流水的 26% 。数据可以在 DappReview 的氪金排行榜 – https://player.dapp.review中查阅。

在本文开头我们看到,仅 11 月的交易额已经超过了 8-10 月的 1.5 倍,截止到今天,12 月刚过去一半,不难判断本月数据将会大幅超越 11 月。

真实月活仅3.7万,矿工横行 —— EOS DApp生态爆发背后的隐患

上图中 12 月份氪金排行榜第一名和第二名已经承包了 9000 万+EOS 的流水,超越了 11 月前 20 名大户的总和。 下面来看看这两个大户都在玩什么:

真实月活仅3.7万,矿工横行 —— EOS DApp生态爆发背后的隐患

排名第一的大户 gamblinglife 主要在玩 BetDice 和 Big.Game。

真实月活仅3.7万,矿工横行 —— EOS DApp生态爆发背后的隐患

第二大户相对分散一些,BetDice、EOSBet、EOSMax、Big.Game、ToBet 雨露均沾,该大户的交易量非常惊人,15 天内刷出了263 万笔交易,要知道 11 月所有 DApps 总交易笔数也就 1 亿左右。

1.2 – DApp 活跃用户和矿工

在上一篇文章《80天80亿,寒冬下的暗流涌动——你所不了解的EOS DApp生态大爆发》中,我们介绍了BC类游戏的玩法逻辑 ——

DApp 中会发行自己的代币,该代币根据每一局游戏中玩家花费的金额分发给玩家(玩游戏即挖矿),同时有减半机制,在特定时间周期之后,玩游戏获得的代币数量会减半。

DApp 开发团队定期将部分利润分红给所有持币人。对持币人来说,即便玩 BC 类游戏的数学期望为负,但是可以通过积攒代币吃分红,以及代币上交易所后抛售来弥补 BC 游戏中的亏损,实现整体盈利。

在这个盘子中也存在矿工,即所谓的“ DApp 矿工”,指利用工具进行高频游戏而获得大量游戏代币的人群。

下面我们来看看每个 DApp 究竟有多少活跃用户和矿工。 我们按照以下规则定义:

活跃用户定义:11 月与合约发生交互次数 > 30 次

矿工定义:11 月与单个 DApp 合约交互超过 5000 次

真实月活仅3.7万,矿工横行 —— EOS DApp生态爆发背后的隐患

这是本文中最重要的一张图表,请多花几分钟仔细读一下。

几个结论:

1. 绝大多数 EOS DApp 的 11 月有效活跃用户数不超过 2000,那些总用户超过 1 万的 DApp 其大量的用户主要分成两种:一部分是羊毛党(部分 DApp 有免费投注等活动,被盯上批量薅羊毛);另一部分是刷单用户 。

2. 矿工贡献了 BC 类游戏 70-90% 以上的交易量,而矿工总数约 1400 个地址左右。可以理解为这 1400 个地址占据了整个 EOS DApp 3.5 亿流水中的绝大部分。

3. 唯一的真正游戏—— EOS Knight,是 EOS DApps 中的一股清流,66% 为活跃用户,用户数和活跃占比都是第一,游戏的机制也不存在矿工的概念,可以说是 EOS 上真正的头部游戏类 DApp。

以上就是用户层面的最真实的信息,在惊人的交易量背后,是一副由矿工构建起来的虚假繁荣。对于矿工来说,信仰不重要,赚币(赚钱)是王道。

常见的套路有:

矿工大户冲进某个游戏开启了“核能”矿机,一众散户看到天量分红之后纷纷入场,有的开始挖矿,有的二级市场收货质押等着吃分红,游戏热度在各个群里持续提高,二级市场价格随着参与者进入不断被拉高,而此时大户开始“套利”,即拿出低廉的挖矿成本挖到的代币,用更高的价格在二级市场抛售,甚至直接砸盘。一旦大户砸盘离场之后,分红断崖下跌,二级市场价格雪崩,如果游戏本身在运营上和内容上撑不住的话,基本就废了。

真实月活仅3.7万,矿工横行 —— EOS DApp生态爆发背后的隐患

在某种程度上,矿工有能力套住一批散户,同时加速一个 DApp 的生命周期。当然,打铁还需自身硬,能不能扛得住矿工的压力,在挖矿减半时或者矿工离场时软着陆,要看 DApp 本身的能力。

对于优秀的团队和产品,用户愿意买单,矿工离场意愿相对较低,即使离场也会相对温和。之前的一款游戏 Royal Online Vegas(以下简称 ROV )第一次减半时,很多人等着大户砸盘来低价收货,而实际上竟然没有人砸盘。本质上是因为大部分用户(包括矿工)对于 ROV 的团队的认可以及未来路线图的看好,记得有一次某大户一次 100w 砸盘把二级市场价格砸到几乎腰斩,第二天价格就被买盘拉回原位。

矿工,就如同网游中的打金工作室,以技术手段用低成本获取游戏中的资产,在二级市场上套利获益,他们的存在是一把双刃剑,可以高效盘活游戏内的经济逻辑和效率,也能够以最快的方式对游戏造成毁灭性打击。

1.3 – DApp 羊毛党

说完矿工,来看看羊毛党们的神级骚操作。EOS 上的 15.7 万账户里,有 12 万不活跃的账户,这其中有大量的羊毛党存在,举 2个典型的例子 (下面列出了部分羊毛地址)

仅 pralijing 123 和 z.io 这两位羊毛大户就手持 1.2 万个羊毛地址,他们薅羊毛各有各的偏好,先来看看 pralijing123 同学,他非常喜欢薅 ROV 的羊毛,ROV 有一个小福利就是第一次投注 1 EOS 能获取 50 MEV( ROV 的代币),在此之后每投注 1 EOS 仅有1.5 MEV 左右(挖矿难度一直在提高),利用这一点,pralijing 123 用自己的海量地址去玩第一次投注赚取大量 MEV 代币,以下是几个汇总账户。

真实月活仅3.7万,矿工横行 —— EOS DApp生态爆发背后的隐患

不难看出,这位兄弟是一个武侠爱好者,其羊毛账号有郭襄系列、小昭系列、乔峰系列、林月如系列等等,单从以上这几个小号看,他就已经赚取了超过 1.7 万 MEV 和 300+EOS 的羊毛,其他还有大量账号这里就不做展开了。

另外一位 z.io 更喜欢 BetDice 每天一次的免费抽奖机会

真实月活仅3.7万,矿工横行 —— EOS DApp生态爆发背后的隐患

有趣的是他所有的收益都汇总到一个账号叫 lueosyangmao (撸 EOS 羊毛),简直不能更直白了……该账号在 11 月 27 号把羊毛账号的收益汇总了一次——总计 1063 EOS,打入自己的 lolfund 12345 账号。

真实月活仅3.7万,矿工横行 —— EOS DApp生态爆发背后的隐患

矿工和羊毛党,一个占到70%+的交易量,一个占到了70%+的用户量,但如果你认可“代码即法律”,那他们的存在即合理。

2 – DApp赚不赚钱?

大量开发者看到了海量交易额和暴富故事,便all in其中,企图分一杯羹,但这钱真的好赚么?

我们用数据来说话。

为了统一计算数字,几个基本假设:

庄家优势( House Edge ) = 2%

考虑 50% 交易量使用了 0.2% 的推荐链接,庄家收益 = 总流水 * ( 2%-0.1% )

70% 收益分红,10% 收益用来 CPU 租赁/市值管理等,20%归项目方,项目方收入 = 庄家收益 * 20%

EOS 价格按照 13 元

注:为简化计算,以下头部 DApp 均按照上述假设中统一参数计算,实际上不同 DApp 的 House Edge在 1.5-4% 之间,分红比例也在 60-80% 不等。所以以下数据仅供参考,并不能够准确的代表实际情况。

按照上述的粗略假设可以看到,第 10 名开外的 DApp 在 11 月所赚的 EOS,按照 12 月 15 日的价格计算还不足 20 万人民币,这点收入不太可能覆盖开发团队的人力、运营广告等费用。当然项目方还有其他的收入:一部分来自于团队解锁的部分代币收到的分红,另一部分也可以在二级市场上出售部分代币套现。但往往良心的团队很少出售套现,反而会选择托盘。

仅有极少数头部 DApp 赚到了钱。DApp 开发者一方面加足马力开发面对日益激烈的存量竞争,另一方面还要提心吊胆地担心黑客入侵,损失的 EOS 动辄数以万计。此外还可能要面临散户维权的压力,着实不易。

真实月活仅3.7万,矿工横行 —— EOS DApp生态爆发背后的隐患

不仅 EOS,波场上的 DApp 同样存在二八效应,头部项目 TRONbet 一骑绝尘,最近几天不断刷新纪录,单日突破了 14 亿波场的交易额( 12 月 15 日),单日分红突破 200 万人民币,按此计算,项目方单日收入在 50-60 万人民币之间。

3 – DApp 的发展历程

无论出发点是什么,最近古典币圈确实普遍认为 DApp 将要爆发。但目前的 DApp 尚不足以被称为“真•风口”,它仅仅是由投机者堆积的假象而已。

作为行业内最早的观察者和评论机构,DappReview认为:目前仅有的爆款,只有去年12月份撬动一池春水的CryptoKitties(加密猫)。 对于缺乏活水的区块链行业而言,评判爆款的唯一衡量标准是它能够带来了多少圈外的增量用户。

7 月份“大火”的 Fomo3D,第一轮总计参与用户不超过 3 万,而 EOS DApp 核心用户仅有将近 4 万,可以断定玩家主要是存量持币用户。加密猫总计拥有超过 20 万 ETH 的地址与合约交互,这其中有大量新创建的地址。

还记得当时我在朋友圈晒了拥有的猫咪后,许多完全不了解加密货币的朋友来咨询怎么买,并跨越了钱包(Metamask)、交易所这些高门槛成为了持币者,并购买了自己的第一只加密猫。

4-6 月是今年 DApp 最火的时期,盛况远超当下。当时国内的三大游戏引擎 Cocos、白鹭、Laya 高调进军区块链,国外厂商Loom、Enjin 频繁曝光新产品,一时间百舸争流。当时,链游行业会议的参与者不乏主流游戏 CP(内容生产商),现在的 DApp大会参与者反而多为钱包、媒体、玩家和行业上下游,有点自己给自己打气的悲凉味道。

真实月活仅3.7万,矿工横行 —— EOS DApp生态爆发背后的隐患

5 月份的 Cocos 开发者沙龙上海站

今年 5 月底 Cocos 上海开发者沙龙上,王哲( Cocos 创始人)跟我说,“别看现在这些区块链游戏开发团队都很积极,80% 最后都会消失”。不过半年,预言就成真了。第一批 DApp 开发者基本都离场了,还有一小部分在坚持,但也是“下海”到 EOS 和 TRON的 BC 类游戏,试图赚一些现金流。

见证了整个过程的我其实内心五味杂陈,眼看他楼起了,当时我见了太多兴奋地开发者,我们讨论是怎么结合区块链更好玩、为什么要上链、技术上哪些要解决。可最近,我却持续收到了不少开发者这样的微信:

“已经没有信仰了”

“没有用户,真的赚不到钱”

“考虑回去做手游出海了”

诸如此类。

我们姑且把这些匆匆入场、匆匆离场的人称为“经典 DApp 圈”(不用古典了,毕竟在我们这那是骂人的)。微信群中“新 DApp圈”的家人们(家人:指一起玩BC类游戏的同伴们),聊天的内容基本围绕着哪个项目现在适合挖矿,挖矿成本多少,哪个项目分红多,什么时候挖矿减半。

围城内外,老韭菜们隐隐担忧这样的玩法不可持续,又一次“新 DApp 圈”的部分资深家人们对 DApp 的形态开始自我怀疑,这样的玩法还能持续多久?下一波真正的 DApp 究竟以什么形式出现?

在游戏类 DApp 真正的爆发之路上依旧有很多瓶颈:

1.公链性能 – ETH 的 tps ,EOS 的 cpu 等机制

2.用户门槛 – 钱包上手、ETH 的交易费、EOS 的 RAM 等机制

3.优秀内容 – 有创意的人生产有价值的内容

而这里面,第一点性能是最不重要的,游戏本身不吃性能,有了高性能的公链也不代表就会有优质的游戏,游戏的核心是在某一个点上做到有意思、好玩,就够了,每天都会出现大量的手机游戏、PC 游戏,只有非常少数需要用到最新的硬件和技术,绝大多数用几年前的电脑照样可以玩,游戏性的核心在于玩法而非性能。

而且即使站在区块链相对理想化的角度,游戏的逻辑也不需要全部上链,也就是对基础设施不会造成那么大的负荷。核心机制上链就足够了,如涉及到资产、安全性、公平性的逻辑和内容。基础设施和应用的发展是一个互相促进的作用,而不是在今天就有人能预见——5年后承载一个 DAU 1 亿的游戏类 DApp 需要什么样的基础链,以及现在就能去实现。

最大的挑战是后面的两点,用户上手的门槛太高和优质内容的缺乏导致整个生态中的用户非常少,依旧是存量持币用户为主,很难吸引到圈外的主流游戏玩家进场。

真实月活仅3.7万,矿工横行 —— EOS DApp生态爆发背后的隐患

区块链之于游戏,只是多了一个我们可以使用的技术和工具,而并不是说过去的游戏就要完蛋了或者全部被颠覆,主机游戏从上世纪 60 年代诞生,时至今日依旧竞争激烈、大作频出,Steam 作为端游的分发巨头根本不需要上市和外部资金支持,桌游这种圈外人看起来很古老、小众的游戏其实早已是一个百亿的市场且还在不断增长。

“区块链游戏”这个名词甚至都是一个伪概念,只是在行业初期,我们用来泛指所有使用了区块链技术的游戏。在最后,这些游戏还是要落地在不同的平台之上。

所以,说区块链能颠覆整个游戏行业?我是不信的,区块链可以改造开发商与玩家之间的协作关系,可以通过引入通证经济和资产代币化增加游戏的经济属性和激励机制,可以让玩家现拥有一个现实世界中实体物品一样的拥有游戏中的虚拟资产(这一点我会后续用单独一篇文章讨论),这些是革新,是优化,不是举着一片大旗否定所有传统游戏。

最终的状态下,对于大部分玩家来说,区块链植入游戏的体验应该是无感的,游戏只要好玩就可以,至于用没用区块链,这不重要。

最近,DappReview 报道了三款正规军的产品,正式发布时间都在 2019 年:

1. 有区块链版炉石之称的 GodsUnchained

Dapp 2.0代表之作——Coinbase布局的卡牌游戏Gods Unchained内测体验

真实月活仅3.7万,矿工横行 —— EOS DApp生态爆发背后的隐患

2. 由豪华团队游戏老兵组成的 Mythical Games 第一款游戏 Blankos

「区块链游戏不是未来」—— 融了1600万美金的Mythical Games如是说

真实月活仅3.7万,矿工横行 —— EOS DApp生态爆发背后的隐患

3. 由知名手游公司 Pixowl 开发的区块链游戏平台《沙盒》

「NFT即平台」—— 又一家正规军入场,野心勃勃的区块链版《我的世界》

真实月活仅3.7万,矿工横行 —— EOS DApp生态爆发背后的隐患

以上这些内容,更注重于游戏性,而仅仅将区块链当做是一个延伸的技术工具,和提供了原生的经济激励机制的实现方式。我更加期待明年这些产品的落地和表现。

4 – DApp 新玩家:波场

除了 EOS 之外,由孙宇晨主导的公链波场( TRON )也是一条聚焦 DApp 赛道的公链。

关于这两条链,有个很有意思的现象:由西方人 BM 开发的 EOS 的用户主要在中国和韩国,亚洲地区为主,而中国人孙宇晨开发的TRON 的用户却受到了海外市场的欢迎。

这可以理解为,本土产品不受本土市场的待见,这事实上是一种偏见。他们的崛起都有其道理,现阶段开发者最迫切的需要只有两点:一是用户,二是资金支持(或能不能赚到钱)。

相比曾经含着金钥匙的几条国产大链的碌碌无为,波场在这两点上面确实夯实了基础工作。

对用户真实性有质疑的,可以去头部游戏 TRONbet 的 telegram  群看一下,至少不输于 EOS 头部 DApp 的活跃程度。

真实月活仅3.7万,矿工横行 —— EOS DApp生态爆发背后的隐患

在最近跟开发者的接触中,了解到波场已经默默的接触了大量国内外的 DApp 开发者和主流游戏 CP,希望引入更多多元化的内容,而非 BC 类独大。目前正在进行的 DApp 大赛(http://www.tronaccelerator.io/)和波场成立的  1 亿美金区块链游戏基金正蓄势待发。

DappReview 对于任何公链不站队,更倾向于公链用Dapp的数据和内容的丰富性来证明自己。我们从 10 月底开始关注到 TRON上的第一个DApp,并第一个完成对于 TRON Dapp 的数据支持,比 DappRadar 早了近一个月。 通过持续跟踪及观察,虽然我们无法断定波场一定会成功,但至少横向对比其他的空气链可以判断波场在干活。

而在整个区块链行业,即便人人高喊“熊市干活”,可做好本分工作依然一项稀缺品质。

5 – 古典币圈怎么进入 DApp 圈

5.1 – 认知层面

DappReview几篇文章

浅谈你们根本不懂的区块链游戏

—— 5 月份对于区块链游戏的一些思考,很开心地看到当时的不少观点有越来越多的开发者正在落地探索中 。

2018年区块链游戏产业白皮书 – 新的市场 新的机遇

——在ChinaJoy上发布的2018年区块链游戏白皮书,主要是针对上半年ETH上Dapp的总结

80天80亿,寒冬下的暗流涌动——你所不了解的EOS DApp生态大爆发

——8-10月这段时间EOS生态的爆发全解析

5.2 – 数据工具

DappReview网站(https://dapp.review),提供  ETH/EOS/TRON 等主链上全部 DApp 的数据分析,后续我们将支持更多拥有DApp 的主链。

氪金排行榜

https://player.dapp.review

每天查看持币大户玩 DApp 的情况,同时也可以当做自己的一个小账单,搜索自己的地址可以查看玩了哪些 DApp 以及花费多少代币。

5.3 – 钱包

很多币圈的用户持有 EOS 却没有 EOS 钱包和自己的账户,大部分币都放在中心化交易所,包括不少我认识的 Token Fund 投资人甚至都不知道怎么使用 EOS 钱包。

支持 EOS DApp 的钱包 :

真实月活仅3.7万,矿工横行 —— EOS DApp生态爆发背后的隐患

本图素材取自比特派 DApp 生态链一览图

除了图上钱包之外,还有 BitPortal、EosToken 等也都是支持 EOS DApp 的钱包。

值得一提的是比特派做了些很有意思的尝试,做了 EOS 跨链稳定币的尝试。持有主流区块链资产 BTC、ETH、USDT 的用户可以通过跨链网关把资产兑换为EOS网络上同等数量的跨链资产,用户可以在支持的 DApp 或去中心化交易所中使用这些资产。本质上是希望将持有 BTC、ETH、USDT 的用户可以引导来玩 EOS 的 DApp,还不用担心 EOS 价格的波动。

支持 TRON DApp 的钱包,目前主要有 Cobo 钱包和麦子钱包。

5.4 – 去中心化交易所

在 DApp 的世界里请忘记中心化交易所吧。

中心化交易所类似于现有金融体系中的券商,是通过交易获取 alpha 的场景,也就是炒币。

DEX(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存在更像是一个提供换汇服务的场景,我们在 DEX 的使用逻辑是需要用主流币换取 DApp 代币去玩游戏或者质押那分红,或者把游戏代币套现成主流币,用来做二级炒币的需求更低。

目前主流的 EOS DEX 有:

真实月活仅3.7万,矿工横行 —— EOS DApp生态爆发背后的隐患

本图素材取自比特派Dapp生态链一览图

真实月活仅3.7万,矿工横行:EOS DApp生态爆发背后的隐患

导读

本文是《80天80亿,寒冬下的暗流涌动——你所不了解的EOS DApp生态大爆发》的姊妹篇,在生态爆发之下,存在着部分虚假繁荣的假象。本文将从EOS Dapp的真实用户数讲起,涉及矿工、羊毛党的数据分析,接着延伸到Dapp是否赚钱、过去一年Dapp的发展以及未来的展望、新玩家TRON的崛起以及一份简易的古典币圈入场指南。

在12月1日区块链社区“链金术”举办的Dapp开发者大会上,有人提出了一个新名词——“古典币圈”,泛指币圈内尚且没有接触过Dapp的持币者。

在区块链的语境中,“古典”是嘲讽专用的贬义词。

大约一年前,币圈大佬们扛起区块链大旗向“古典互联网”吹响冲锋号角,Token Fund们也打心眼里瞧不上“古典VC”——成王败寇,谁赚钱谁牛X。那时,Dapp圈才刚刚起步,DappReview还在拿着Excel算加密猫的合成基因。 

如今,币市普跌90%+,币圈大佬们的镰刀虽然锋利依旧,但曾经漫山遍野的韭菜们,连籽都被吃干抹净了。Token Fund(币圈基金)纷纷转做孵化和FA(财务顾问,即帮项目融资),转型卖方,有余粮的基金屈指可数。

迷茫中,大家忽然间想起,好像在这堆空气币之外还有Dapp这么个东西。它,能不能赚钱? 

单单11月又增加了3.5亿的EOS流水

短短数周,集中涌现了几十个Dapp公众号和社群,各大主流币圈媒体争先恐后增设Dapp专区,开展一系列线上线下活动,唯恐错过这漫长寒冬里的一丝微光。 

 Dapp成为风口了吗? 

 Dapp真的火了么?到底有多火? 

本文前半部分是理性客观的数据分析

后半部分是相对感性主观的一些观点

1     EOS Dapp真实用户 

我们先来看看,最具代表性的公链EOS上的Dapp真实用户数据。 

前几天看到一张截图

其中写到11月EOS Dapps的月活有73万地址,然而可笑的是,截止到11月底,EOS主网上总地址数量都没有达到这个数字。若无意外,该统计应该是将每天的活跃用户直接相加得到的月活跃用户。 

那么真正的活跃用户有多少?DappReview根据11月所有活跃Dapp合约的全量交易数据进行计算得到: 

11月活跃Dapp数量:174个

11月Dapp用户总数:15.7万

11月活跃Dapp总流水:3.5亿 EOS

11月Dapp活跃用户总数:3.7万 

此处“活跃用户”的定义为,满足一下条件之一: 

1. 11月与Dapp合约交互次数大于30次

2. 11月与Dapp交易流水大于30 EOS 

1.1 – 头部玩家 

我们先来看看这3.7万活跃用户 

交易流水:超过一半的用户流水小于100 EOS,7%的用户流水大于1万EOS。

使用过的Dapp数量:超过一半用户只体验了不到5款Dapps,有2%的用户是Dapp重度玩家,使用过20款以上。 

其中,头部玩家的数据是非常可怕,前20名头部玩家Dapp流水加起来有8975万EOS,占了11月总流水的26% 。数据可以在DappReview的氪金排行榜 – https://player.dapp.review中查阅。 

在本文开头我们看到,仅11月的交易额已经超过了8-10月的1.5倍,截止到今天,12月刚过去一半,不难判断本月数据将会大幅超越11月。 

上图中12月份氪金排行榜第一名和第二名已经承包了9000万+EOS的流水,超越了11月前20名大户的总和。 下面来看看这两个大户都在玩什么:

排名第一的大户gamblinglife主要在玩BetDice和Big.Game。

第二大户相对分散一些,BetDice、EOSBet、EOSMax、Big.Game、ToBet雨露均沾,该大户的交易量非常惊人,15天内刷出了263万笔交易,要知道11月所有Dapps总交易笔数也就1亿左右。 

1.2 – Dapp活跃用户和矿工

在上一篇文章《80天80亿,寒冬下的暗流涌动——你所不了解的EOS DApp生态大爆发》中,我们介绍了BC类游戏的玩法逻辑 —— 

Dapp中会发行自己的代币,该代币根据每一局游戏中玩家花费的金额分发给玩家(玩游戏即挖矿),同时有减半机制,在特定时间周期之后,玩游戏获得的代币数量会减半。

Dapp开发团队定期将部分利润分红给所有持币人。对持币人来说,即便玩BC类游戏的数学期望为负,但是可以通过积攒代币吃分红,以及代币上交易所后抛售来弥补BC游戏中的亏损,实现整体盈利。

在这个盘子中也存在矿工,即所谓的“Dapp矿工”,指利用工具进行高频游戏而获得大量游戏代币的人群。 

下面我们来看看每个Dapp究竟有多少活跃用户和矿工。 我们按照以下规则定义:

活跃用户定义:11月与合约发生交互次数 > 30次

矿工定义:11月与单个Dapp合约交互超过5000次 

这是本文中最重要的一张图表,请多花几分钟仔细读一下。 

几个结论: 

1. 绝大多数EOS Dapp的11月有效活跃用户数不超过2000,那些总用户超过1万的Dapp其大量的用户主要分成两种:一部分是羊毛党(部分Dapp有免费投注等活动,被盯上批量薅羊毛);另一部分是刷单用户 。

2. 矿工贡献了BC类游戏70-90%以上的交易量,而矿工总数约1400个地址左右。可以理解为这1400个地址占据了整个EOS Dapp 3.5亿流水中的绝大部分。 

3. 唯一的真正游戏——EOS Knight,是EOS Dapps中的一股清流,66%为活跃用户,用户数和活跃占比都是第一,游戏的机制也不存在矿工的概念,可以说是EOS上真正的头部游戏类Dapp。 

以上就是用户层面的最真实的信息,在惊人的交易量背后,是一副由矿工构建起来的虚假繁荣。对于矿工来说,信仰不重要,赚币(赚钱)是王道。 

常见的套路有:

矿工大户冲进某个游戏开启了“核能”矿机,一众散户看到天量分红之后纷纷入场,有的开始挖矿,有的二级市场收货质押等着吃分红,游戏热度在各个群里持续提高,二级市场价格随着参与者进入不断被拉高,而此时大户开始“套利”,即拿出低廉的挖矿成本挖到的代币,用更高的价格在二级市场抛售,甚至直接砸盘。一旦大户砸盘离场之后,分红断崖下跌,二级市场价格雪崩,如果游戏本身在运营上和内容上撑不住的话,基本就废了。 

在某种程度上,矿工有能力套住一批散户,同时加速一个Dapp的生命周期。当然,打铁还需自身硬,能不能扛得住矿工的压力,在挖矿减半时或者矿工离场时软着陆,要看Dapp本身的能力。

对于优秀的团队和产品,用户愿意买单,矿工离场意愿相对较低,即使离场也会相对温和。之前的一款游戏Royal Online Vegas(以下简称ROV)第一次减半时,很多人等着大户砸盘来低价收货,而实际上竟然没有人砸盘。本质上是因为大部分用户(包括矿工)对于ROV的团队的认可以及未来路线图的看好,记得有一次某大户一次100w砸盘把二级市场价格砸到几乎腰斩,第二天价格就被买盘拉回原位。 

矿工,就如同网游中的打金工作室,以技术手段用低成本获取游戏中的资产,在二级市场上套利获益,他们的存在是一把双刃剑,可以高效盘活游戏内的经济逻辑和效率,也能够以最快的方式对游戏造成毁灭性打击。 

1.3 – Dapp羊毛党

说完矿工,来看看羊毛党们的神级骚操作。EOS上的15.7万账户里,有12万不活跃的账户,这其中有大量的羊毛党存在,举2个典型的例子 (下面列出了部分羊毛地址)

仅pralijing123和z.io这两位羊毛大户就手持1.2万个羊毛地址,他们薅羊毛各有各的偏好,先来看看pralijing123同学,他非常喜欢薅ROV的羊毛,ROV有一个小福利就是第一次投注1EOS能获取50MEV(ROV的代币),在此之后每投注1EOS仅有1.5MEV左右(挖矿难度一直在提高),利用这一点,pralijing123用自己的海量地址去玩第一次投注赚取大量MEV代币,以下是几个汇总账户。

不难看出,这位兄弟是一个武侠爱好者,其羊毛账号有郭襄系列、小昭系列、乔峰系列、林月如系列等等,单从以上这几个小号看,他就已经赚取了超过1.7万MEV和300+EOS的羊毛,其他还有大量账号这里就不做展开了。

另外一位z.io更喜欢BetDice每天一次的免费抽奖机会

有趣的是他所有的收益都汇总到一个账号叫lueosyangmao (撸EOS羊毛),简直不能更直白了……该账号在11月27号把羊毛账号的收益汇总了一次——总计1063 EOS,打入自己的lolfund12345账号。

矿工和羊毛党,一个占到70%+的交易量,一个占到了70%+的用户量,但如果你认可“代码即法律”,那他们的存在即合理。

2     Dapp赚不赚钱? 

大量开发者看到了海量交易额和暴富故事,便all in其中,企图分一杯羹,但这钱真的好赚么? 

我们用数据来说话。 

为了统一计算数字,几个基本假设: 

  1. 庄家优势(House Edge) = 2%
  2. 考虑50%交易量使用了0.2%的推荐链接,庄家收益 = 总流水 * (2%-0.1%)
  3. 70%收益分红,10%收益用来CPU租赁/市值管理等,20%归项目方,项目方收入 = 庄家收益 * 20%
  4. EOS价格按照 13元

注:为简化计算,以下头部Dapp均按照上述假设中统一参数计算,实际上不同Dapp的House Edge在1.5-4%之间,分红比例也在60-80%不等。所以以下数据仅供参考,并不能够准确的代表实际情况。 

按照上述的粗略假设可以看到,第10名开外的Dapp在11月所赚的EOS,按照12月15日的价格计算还不足20万人民币,这点收入不太可能覆盖开发团队的人力、运营广告等费用。当然项目方还有其他的收入:一部分来自于团队解锁的部分代币收到的分红,另一部分也可以在二级市场上出售部分代币套现。但往往良心的团队很少出售套现,反而会选择托盘。 

仅有极少数头部Dapp赚到了钱。Dapp开发者一方面加足马力开发面对日益激烈的存量竞争,另一方面还要提心吊胆地担心黑客入侵,损失的EOS动辄数以万计。此外还可能要面临散户维权的压力,着实不易。 

不仅EOS,波场上的Dapp同样存在二八效应,头部项目TRONbet一骑绝尘,最近几天不断刷新纪录,单日突破了14亿波场的交易额(12月15日),单日分红突破200万人民币,按此计算,项目方单日收入在50-60万人民币之间。 

3     Dapp的发展历程 

无论出发点是什么,最近古典币圈确实普遍认为Dapp将要爆发。但目前的Dapp尚不足以被称为“真•风口”,它仅仅是由投机者堆积的假象而已。

作为行业内最早的观察者和评论机构,DappReview认为:目前仅有的爆款,只有去年12月份撬动一池春水的CryptoKitties(加密猫)。 对于缺乏活水的区块链行业而言,评判爆款的唯一衡量标准是它能够带来了多少圈外的增量用户。

7月份“大火”的Fomo3D,第一轮总计参与用户不超过3万,而EOS Dapp核心用户仅有将近4万,可以断定玩家主要是存量持币用户。加密猫总计拥有超过20万ETH的地址与合约交互,这其中有大量新创建的地址。

还记得当时我在朋友圈晒了拥有的猫咪后,许多完全不了解加密货币的朋友来咨询怎么买,并跨越了钱包(Metamask)、交易所这些高门槛成为了持币者,并购买了自己的第一只加密猫。 

4-6月是今年Dapp最火的时期,盛况远超当下。当时国内的三大游戏引擎Cocos、白鹭、Laya高调进军区块链,国外厂商Loom、Enjin频繁曝光新产品,一时间百舸争流。当时,链游行业会议的参与者不乏主流游戏CP(内容生产商),现在的Dapp大会参与者反而多为钱包、媒体、玩家和行业上下游,有点自己给自己打气的悲凉味道。 

5月份的Cocos开发者沙龙上海站

今年5月底Cocos上海开发者沙龙上,王哲(Cocos创始人)跟我说,“别看现在这些区块链游戏开发团队都很积极,80%最后都会消失”。不过半年,预言就成真了。第一批Dapp开发者基本都离场了,还有一小部分在坚持,但也是“下海”到EOS和TRON的BC类游戏,试图赚一些现金流。

见证了整个过程的我其实内心五味杂陈,眼看他楼起了,当时我见了太多兴奋地开发者,我们讨论是怎么结合区块链更好玩、为什么要上链、技术上哪些要解决。可最近,我却持续收到了不少开发者这样的微信:

“已经没有信仰了”

“没有用户,真的赚不到钱”

“考虑回去做手游出海了” 

诸如此类。 

我们姑且把这些匆匆入场、匆匆离场的人称为“经典Dapp圈”(不用古典了,毕竟在我们这那是骂人的)。微信群中“新Dapp圈”的家人们(家人:指一起玩BC类游戏的同伴们),聊天的内容基本围绕着哪个项目现在适合挖矿,挖矿成本多少,哪个项目分红多,什么时候挖矿减半。 

围城内外,老韭菜们隐隐担忧这样的玩法不可持续,又一次“新Dapp圈”的部分资深家人们对Dapp的形态开始自我怀疑,这样的玩法还能持续多久?下一波真正的Dapp究竟以什么形式出现?

在游戏类Dapp真正的爆发之路上依旧有很多瓶颈:

1.公链性能 – ETH的tps,EOS的cpu等机制 

2.用户门槛 – 钱包上手、ETH的交易费、EOS的RAM等机制 

3.优秀内容 – 有创意的人生产有价值的内容

而这里面,第一点性能是最不重要的,游戏本身不吃性能,有了高性能的公链也不代表就会有优质的游戏,游戏的核心是在某一个点上做到有意思、好玩,就够了,每天都会出现大量的手机游戏、PC游戏,只有非常少数需要用到最新的硬件和技术,绝大多数用几年前的电脑照样可以玩,游戏性的核心在于玩法而非性能。

而且即使站在区块链相对理想化的角度,游戏的逻辑也不需要全部上链,也就是对基础设施不会造成那么大的负荷。核心机制上链就足够了,如涉及到资产、安全性、公平性的逻辑和内容。基础设施和应用的发展是一个互相促进的作用,而不是在今天就有人能预见——5年后承载一个DAU 1亿的游戏类dapp需要什么样的基础链,以及现在就能去实现。

最大的挑战是后面的两点,用户上手的门槛太高和优质内容的缺乏导致整个生态中的用户非常少,依旧是存量持币用户为主,很难吸引到圈外的主流游戏玩家进场。

区块链之于游戏,只是多了一个我们可以使用的技术和工具,而并不是说过去的游戏就要完蛋了或者全部被颠覆,主机游戏从上世纪60年代诞生,时至今日依旧竞争激烈、大作频出,Steam作为端游的分发巨头根本不需要上市和外部资金支持,桌游这种圈外人看起来很古老、小众的游戏其实早已是一个百亿的市场且还在不断增长。

“区块链游戏”这个名词甚至都是一个伪概念,只是在行业初期,我们用来泛指所有使用了区块链技术的游戏。在最后,这些游戏还是要落地在不同的平台之上。

所以,说区块链能颠覆整个游戏行业?我是不信的,区块链可以改造开发商与玩家之间的协作关系,可以通过引入通证经济和资产代币化增加游戏的经济属性和激励机制,可以让玩家现拥有一个现实世界中实体物品一样的拥有游戏中的虚拟资产(这一点我会后续用单独一篇文章讨论),这些是革新,是优化,不是举着一片大旗否定所有传统游戏。 

最终的状态下,对于大部分玩家来说,区块链植入游戏的体验应该是无感的,游戏只要好玩就可以,至于用没用区块链,这不重要。

4     EOS Dapp新玩家:波场 

除了EOS之外,由孙宇晨主导的公链波场(TRON)也是一条聚焦Dapp赛道的公链。

关于这两条链,有个很有意思的现象:由西方人BM开发的EOS的用户主要在中国和韩国,亚洲地区为主,而中国人孙宇晨开发的TRON的用户却受到了海外市场的欢迎。

这可以理解为,本土产品不受本土市场的待见,这事实上是一种偏见。他们的崛起都有其道理,现阶段开发者最迫切的需要只有两点:一是用户,二是资金支持(或能不能赚到钱)。

相比曾经含着金钥匙的几条国产大链的碌碌无为,波场在这两点上面确实夯实了基础工作。

对用户真实性有质疑的,可以去头部游戏TRONbet的telegram群看一下,至少不输于EOS头部Dapp的活跃程度。

在最近跟开发者的接触中,了解到波场已经默默的接触了大量国内外的Dapp开发者和主流游戏CP,希望引入更多多元化的内容,而非BC类独大。目前正在进行的Dapp大赛(http://www.tronaccelerator.io/)和波场成立的1亿美金区块链游戏基金正蓄势待发。

DappReview对于任何公链不站队,更倾向于公链用Dapp的数据和内容的丰富性来证明自己。我们从10月底开始关注到TRON上的第一个Dapp,并第一个完成对于TRON Dapp的数据支持,比DappRadar早了近一个月。 通过持续跟踪及观察,虽然我们无法断定波场一定会成功,但至少横向对比其他的空气链可以判断波场在干活。

而在整个区块链行业,即便人人高喊“熊市干活”,可做好本分工作依然一项稀缺品质。

5    古典币圈怎么进入Dapp圈 

5.1 – 认知层面

DappReview几篇文章 

《浅谈你们根本不懂的区块链游戏》

—— 5月份对于区块链游戏的一些思考,很开心地看到当时的不少观点有越来越多的开发者正在落地探索中 。

《2018年区块链游戏产业白皮书 – 新的市场 新的机遇》

——在ChinaJoy上发布的2018年区块链游戏白皮书,主要是针对上半年ETH上Dapp的总结

《80天80亿,寒冬下的暗流涌动——你所不了解的EOS DApp生态大爆发》

——8-10月这段时间EOS生态的爆发全解析 

5.2 – 数据工具 

DappReview网站(https://dapp.review,提供ETH/EOS/TRON等主链上全部Dapp的数据分析,后续我们将支持更多拥有Dapp的主链。

氪金排行榜 

https://player.dapp.review 

每天查看持币大户玩Dapp的情况,同时也可以当做自己的一个小账单,搜索自己的地址可以查看玩了哪些Dapp以及花费多少代币。

5.3 – 钱包

很多币圈的用户持有EOS却没有EOS钱包和自己的账户,大部分币都放在中心化交易所,包括不少我认识的Token Fund投资人甚至都不知道怎么使用EOS钱包。 

支持EOS Dapp的钱包 :

本图素材取自比特派Dapp生态链一览图

除了图上钱包之外,还有BitPortal、EosToken等也都是支持EOS Dapp的钱包。

值得一提的是比特派做了些很有意思的尝试,做了EOS 跨链稳定币的尝试。持有主流区块链资产BTC、ETH、USDT的用户可以通过跨链网关把资产兑换为EOS网络上同等数量的跨链资产,用户可以在支持的 DApp 或去中心化交易所中使用这些资产。本质上是希望将持有BTC、ETH、USDT的用户可以引导来玩EOS的Dapp,还不用担心EOS价格的波动。

支持TRON Dapp的钱包,目前主要有Cobo钱包和麦子钱包。

5.4 – 去中心化交易所

在Dapp的世界里请忘记中心化交易所吧。

中心化交易所类似于现有金融体系中的券商,是通过交易获取alpha的场景,也就是炒币。

DEX(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存在更像是一个提供换汇服务的场景,我们在DEX的使用逻辑是需要用主流币换取Dapp代币去玩游戏或者质押那分红,或者把游戏代币套现成主流币,用来做二级炒币的需求更低。

目前主流的EOS DEX有:

本图素材取自比特派Dapp生态链一览图

EOS将被SEC制裁!

近期,据cryptobriefing消息,在新闻发布会上,ADA创始人Charles Hoskinson预测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可能会就EOS初始代币发行针对Block.One采取惩罚性措施。

ADA创始人认为EOS将被SEC制裁的原因主要有两个:1.史上最大的lCO;2.对投资者完全缺乏尊重。

EOS进行了长达1年的lCO,最终在今年6月1日结束,筹集了40亿美元的资金。然而在近期,SEC对lCO项目的严格管控,甚至要求两个项目赔偿用户。而EOS募集资金数量庞大,购买的人数也是很大规模,这都可能导致SEC对EOS的监管行动。

另外,在近期block.one(EOS母公司)的CEO接受了全球最大财经资讯公司彭博社的采访,承认 EOS 项目方在高位套现了募集到的 40 亿美元中的绝大部分。CEO在采访中拒绝公开这笔资金的用途和去向:“如果让我们过于透明,会损失掉一些我们的竞争优势。

如此大规模的资金,官方既没有说明使用情况,也没有第三方独立机构审计。很显然,面对这样的情况,SEC不会坐视不理。

关于“对投资者完全缺乏尊重”,ADA创始人认为EOS 在主网上线之后一直存在一些问题:主网上线时混乱,反复推迟;黑客窃取Block.One的地址,向用户发送钓鱼软件。

EOS某个超级节点的不作为导致了骗子盗币成功,受害者却维权无门。

EOS能够通过超级节点和仲裁机构ECAF达到冻结非法账户的功能,这本来是一项保障投资者的措施。但是因为其中一个超级节点的不作为,导致了受害者的币成功被黑客盗取。

事情开始在6月份,EOS主网刚刚上线不久。骗子冒充交易所客服将受害者的EOS骗走,并用EOS购买了RAM(EOS中的一种资源)。受害者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找到了仲裁机构ECAF,最后在10月初的冻结令中该骗子的地址被冻结。但是万万没想到,在11月12日,骗子将冻结账户中的RAM换回551个EOS,并提到币安交易所卖出。

冻结账户为什么又能活动,这是受害者百思不得其解的。在询问ECAF的仲裁委员之后,得到的回复却是由于某些节点没有更新黑名单,就没有冻结账户的操作。而骗子也正是利用了这一点漏洞,在该节点产生区块时进行了卖出、提币的操作。

根据交易记录和相关的哈希值,这个超级节点正是目前排名第二的超级节点starteosiobp,由Start EOS 团队负责。受害者找到该节点的负责人咨询,在半个月的等待后,他们给出的回应只是“时差原因,看到第一时间就执行了冻结”。

这所谓的时差,一差就差了近一个半月!面对追问,这个节点负责人态度冷漠,只是回应“去找 ECAF 吧,我们遵循规则做事。”

拿了钱不干事正是某些节点的贴切评价!据有关媒体统计,前10名的超级节点每日分红超过750个EOS。作为第二名的starteosiobp,每天预计能有800个EOS左右,按照目前价格来计算每天约有2320美元的收入。这还是因为如今币价跌的比较多的情况。但该节点却连冻结骗子账户的操作都不去执行,对用户也是极不负责!

基于以上的原因,ADA 创始人认为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已经在准备对EOS的制裁。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这不是第一次ADA创始人指责EOS了。在今年10月份的时候,ADA创始人Charles Hoskinson在接受采访时强烈批评了EOS,称其在系统、科学和伦理方面存在大问题,甚至称“这是关系到业界存亡的威胁”。

泰山沙盒发现公链创新不足:大部分公链源于三大公链

这是《全球公链项目技术评估与分析蓝皮书》的序言,蓝皮书定于2018年12月7号在青岛崂山发布。

为了现在呈现在您眼前的这份蓝皮书,工作组做了许久的预备及分析工作,天民沙盒公司在2018年8月31日落地了第二代区块链产业沙盒系统(泰山沙盒),并开始分析众多的公链,从最高市值的数字代币对应的公链项目开始,依次向下开展,共对200个公链项目进行了分析和评估工作。

现在已经有许多公链的分析和评估,但大多根据社区活跃度、或是评估者对技术的了解进行评估和分析,这样的工作量非常大,而且比较可能受评估者自己的看法来分析。

这次公链评估工作是根据所建立的公链技术评估模型,利用泰山沙盒——区块链技术评估数据库系统自动化测试与分析完成。不仅包括对公链社区态势与产品技术的基础性评估,更深度研究和分析了公链白皮书、项目间的关系、项目团队的效能、源代码相似度与质量等多维度的技术数据。因此本次蓝皮书的评估工作量大、是相对比较完整、科学,公正的一次评估,如果用人工开展工作,预估需要4000个人日完成,就是1个工程师需要工作近16年才能完成。

现在您可以享受我们工作的成果,在我们分析了200个公链项目之后,发现下面四点:

一、公链整体创新不足

虽然部分公链有巨大创新,但整个公链产业的创新度并不高。在巨大的公链产业里,只有几个大的支派,其中比特币、以太坊、EOS的团队就是三大公链基础,而每个支派里又衍生出许多公链。在同一支派里面,链和链的差异不大。

这表示整体公链产业并没有出现百花齐放的现象,而是呈现市场成熟的现象。在市场成熟的阶段,只会有几个主要平台出现。例如在汽车产业出现的时候,单单在美国就有几千家汽车公司出现;但在市场成熟的时候,就只有几家汽车公司。在现阶段,只有几个公链平台出现,表示这产业发展不正常。

另外, EOS虽说是一个支派,但是EOS被以太坊创始人维塔利·博特瑞 (Vitalik Buterin)大肆批评,认为那不是区块链,而是被美化过的云计算服务。如果EOS不被认为是区块链,那么公链就只有两个大平台。这是令人惊讶的。

就整体来讲,公链的创新度远远低于其市值。

二、公链团队高度中心化

公链都标榜“去中心化”,早期许多比特币支持者都认为政府是不能被相信的甚至是邪恶的,不要政府监管。但是以团队数据来看,数字代币可能是世界上最中心化的开发群体!

这200个公链项目是主要由大约200多名工程师开发的,他们控制着现在大部分还在活跃的公链,这比单单一条公链的节点还要少。公链支持者经常认为联盟链节点太少,但是以工程师团队来看,公链开发团队高度集中。虽然公链产业大,参与炒币的人多,但只有200多名主要工程师从事开发,以至于许多公链高度重叠和类似。可以看出,这是一个非常中心化的行业,同一批工程师参与不同的公链项目, 所以一些公链在设计和代码上差异都不大。

三、公链开发者迅速离开项目

全世界只有几百个公链的实际开发者,却有几万个公链发布,原因是这些开发者启动一个项目后,融到资金,可能很快就跳到另一个新的项目。一个开发者可能参与过四、五个公链项目,而每一个项目都和以前项目差不多。这在数字代币暴涨的时候经常会发生。

数字代币成功发行后,代币价格直线上升,开发者把其持有的代币出售套现,再去开发第二个项目,周而复始。以至于一个开发者可以在短时间内参与几个公链项目。跳到另一个项目后,开发者们就会离开原来开发的公链项目,以至于现在90%以上的公链都是“僵尸”链,即根本没有任何活动,这对于投资者和整个产业都有坏的影响。

今天如果在一个股票市场,90%的股票成为水饺股(就是没有价值的股票),公司也没有任何活动,融资后,公司职员离开公司再去炒作另外一个新股。这必定被认为是违法行为。但是在公链这不是违法,投资人只能自认倒霉。许多公链,包括EOS,把几乎所有的风险都归给投资者,项目方没有任何责任, 也不需要完成项目, 融到资金可以花在任何地方。

我们需要支持的不是一个只是炒作的产业,而是一个创新且能够持续成长发展的产业,但公链的现状只能让投资人自求多福。

四、一些公链网站没有好好维持

我们跟踪许多公链网站,观察这些网站如何维持、运营。让我们惊讶的是,许多网站没有很好的经营,甚至有的网站比大学研究生开发的网站还显得破烂,显然炒币赚钱后就不再需要维持这些网站。我们可以了解已经成为僵尸的公链网站没有维持,但是有些高价值的公链网站也没有好好维持就令人失望。这些项目方已经赚了许多,市值也由市场决定,不再需要维持网站。

这代表整个公链产业亟需合规发展,整个产业在这种环境下是不能持续成长的。

为什么我们分析了200条链,可是最终只评估了100多条链?因为有许多公链已经没有足够的数据可以全面分析,项目方已经没有企图来维持各方面活动。

区块链产业沙盒助力公链发展

由于上面4个观点,我们建议公链社区如果要持续发展,应该及时推出公链评估系统来维护公链生态的健康。

如果有人要提出新的公链系统,应将白皮书和技术资料等提供给第三方组织做深度分析,并持续对其社区与源代码状态进行持续跟踪,判断是否有创新价值。没有创新的项目,目的就是为了“割韭菜”的项目,即所谓的空气币或是空链,都是没有任何的实际价值的,都不该出现在区块链或是数字代币的产业中。

今天,如果有基金、交易所、或地方政府要支持公链开发,泰山沙盒就是一个利器,任何项目方都可以在白皮书上说的天花乱坠,但是经过泰山沙盒对其白皮书、代码及开发者的分析,可以清楚判断新项目是不是真的具备创新性,还是项目方随意用一般人不懂的专业名词来混淆视听。

目前,许多有规模的公链已经被放在泰山沙盒里面,也有深度的分析,绝大部分分析都是在泰山沙盒中自动化完成的。

作者简介:

蔡维德:北航数字社会与区块链实验室,天德科技 ,国家大数据(贵州)综合试验区区块链互联网实验室, 天民(青岛)国际沙盒研究院, 赛迪(青岛)区块链研究院

王焕然:天链沙盒研究院,清华大学硕士,特许财务分析师(CFA),金融风险管理师(FRM)

蔡维德 | EOS 不是区块链给我们的启示-中国需要区块链产业沙盒

2014 年左右,区块链和数字代币(Digital Currency)开始进入公众视野,2017 年到 2018 年,数字代币更是震动全球金融界, 像坐过山车一样,经历了一个先是暴涨接着又暴跌的过程,涨跌速度之快,打破以前所有金融产品的涨跌速度,使早期拥有数字代币的人们赚了一大笔钱,而后来买的却赔的很惨。

最近美国金融界因为洲际交易所(ICE)旗下的数字代币交易平台 Bakkt 的关系,主力市场和基金就要进入数字代币,整个市场就要大变

2017 年伊始,区块链项目 EOS 就受到大量关注,即使到今天,EOS 的市值还是全球数字代币排名第 6 (据 11 月 30 日盘中价位)。可是 EOS 一开始就是争议不断[6,7,12,16],而且争议就在区块链技术和融资上

有人认为就算有争议,也没有关系,重要的只是市值,有市值就是好链。这点 EOS 很成功,因为其市值(约 20 余亿美元)是世界排名第 6

但是 EOS 融资 40 亿美元,是数字代币融资历史上最大的项目之一,融资争议也非常大。因为项目方完全控制资金使用,可以任意使用资金在任何方面,但同时间又撇清任何法律责任,所有风险都集中在投资人身上,形成一个非常不合理的投资结构 [16]。现在 EOS 融资额是其市值近两倍,表示市值几乎来自投资款,EOS 的市场表现令人失望。2018 年初财团争先恐后争取 EOS 超级节点的权力,今天也出现经济问题 [17]。

经过了一年多的争议,今天上面关于 EOS 技术的争议应该可以尘埃落定了。

一 、失望的消息

640?wx_fmt=jpeg

2018 年 11 月 2 日,一个令人失望但并非出人意料的新闻发布出来[4,6]:

EOS 不是区块链,而是一种‘美化过的’云计算服务。”

报道上说:

“ConsenSys 委托区块链测试公司 Whiteblock 对 EOS 进行基准测试后得出结论,EOS 不是区块链,EOS 代币(及其 RAM 市场)本质上是一种用于计算的云服务,并且建立在完全集中的前提下。EOS 是分布式同构数据库管理系统,与区块链的明显区别在于它的交易没有经过加密验证。”

2018 年初笔者在国外时,有朋友说 EOS 今年将会暴涨 10 倍以上,国外币圈都很关注。回到中国,许多团队对 EOS 极其热心,财团争先恐后希望成为 EOS 的超级节点, 这真是个难得的投资机会。许多人在国内外宣传 EOS 是下一代区块链,是区块链操作系统,EOS 的创造人是新一代数字代币英雄,是继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之后的区块链带领者。也有组织把 EOS 排名为今天最好的公链系统, 超过其他所有公链。EOS 在市场非常活跃。

但在中国微信群里,从去年到今年一直有人在怀疑 EOS,虽然也有人一直表示支持。但以今天的眼光来看,不论从市值还是从技术来看,持有怀疑观点的人是正确的

EOS 的市值可从下图中看出:

640?wx_fmt=png

(来源:Coinmarketcap)

上述新闻引用了一篇学术论文,这论文根据的是 3 个月测试结果,结果认定 EOS 不是区块链

如果 EOS 连区块链都不是,怎么可能是下一代区块链的引领者呢?

640?wx_fmt=png

(来源:whiteblock)

2018 年初,笔者就从 EOS 发布的技术白皮书认定:EOS 的共识机制是不安全的,并且还存在其他问题

2018 年 5 月,Vitalik 公开说 EOS 的共识机制不安全 [1,2,3,5],不是拜占庭协议。大家如果仔细看,会发现他和笔者的说法是一样的,拜占庭协议需要 3 轮投票,而 EOS 没有 [8, 9]。这是 Vitalik 的大动作。2018 年 5 月 16 号,他直接把自己的看法公开放在 GitHub 网站上,见下。

640?wx_fmt=png

(来源:GitHub)

这次还有学术论文发表了犀利的观点,证明 EOS 根本不能维持账本的不可篡改性,这表示这种情况已经在实际运行时出现了。

综合这些报道,我们发现 EOS 有以下这些问题:

  • 不安全: 研究人员已经发现攻击方法,对 EOS 完整性的主要威胁是 Sybil(女巫)攻击,它涉及通过创建虚假身份并发起垃圾邮件和 DDoS 攻击来处理交易的不良参与者。
  • 块可以更改:没有使用加密技术,不是区块链;
  • 没有拜占庭协议:白皮书上的协议不是拜占庭协议,实现的协议也不是拜占庭协议;
  • 中心化设计;
  • 实际性能相比自称的性能(一秒 1 百万笔交易)差异非常大,不到预期的 0.5%。Whiteblock 实验结果从来没有超过一秒 250 笔交易(不到预期的 0.001%),即便是在“零延迟”最佳设置下也是如此[7]。表示 EOS 原来的预测和实际系统差距非常大,竟然能达到 4000 倍!

二、公链的危机

640?wx_fmt=jpeg

现在是公链的寒冬,曾被认为是下一代区块链的 EOS 却不是区块链,确实令人失望。一直有人说因为公链是开源的,所以安全。这种说法对吗?我们可以用 EOS 来进行分析。

  • EOS 自称是公链;
  • EOS 代码是开源的;
  • EOS 不是区块链并且不安全。

迄今已有两万多个发币的公链,其中只有两千多现在还有实际活动(不到 10%)。这标准已经定的非常之低,只要有一点活动,就算有实际活动。没有活动的链早已是“僵尸”链,相关人员发币后离开社区,币没有交易,市值也接近于零。这表示大部分(90%)链都不靠谱。像 EOS 这样市值在世界 200 名(不到 1%)以内的高价值链也是空链或根本不是区块链。这些现象阻碍了区块链产业正常发展,伪链和劣链驱逐良链,乱象丛生,是时候需要拨乱反正了。

在此驳斥两个错误观点:

  • 开源就是安全;这观点不准确,EOS 就是一个例子;
  • 有市值就是好链:这观点不准确,EOS 就是一个例子。而且不幸的是,这不是唯一的例子。今天也有“空链”有市值,这些没有区块链系统不可能是个好链。

三、不是真伪的问题,是安不安全的问题

640?wx_fmt=jpeg

今天,有些人认为区块链是否真伪并不重要。真的是这样吗?如果是,那么请思考以下的问题:

  • 今天大家都公认数字代币是有价值的,以后还会有证券代币,这些都有价值。客户会同意在伪链上交易有价值的代币吗?
  • 为什么在工信部信通院发布的“可信区块链”白皮书标准里,把区块链是否可处理欺诈事件当作标准。弱链没有拜占庭协议,不能处理欺诈事件,不能通过“可信区块链”标准。伪链更糟糕,不但不能处理欺诈事件,还是中心化的链,控制中心控制整个链。
  • 为什么 IBM 公司在自己最重要的区块链项目 World Wire 不使用超级账本这种伪链,而使用恒星链 (Stellar Blockchain)[10, 11]?

四、下一代区块链: 链满天下

640?wx_fmt=jpeg

区块链技术即将进入下一代,新一代区块链技术正在实验室里开发,三年后一定会在市场上出现。这将会是链满天下,到处都是链。那时的链和现在的链差别会在哪里?

我们认为最大的差异将是真链不会和伪链交互。

在链满天下的情形下,伪链怎样才能和真链做交易?今天银行和银行之间做交易,彼此必须担保自己出的资产。在链满天下的时候,链和链交易也需要相互担保。难道真链会愿意担保自己的资产来和伪链交易?因为伪链只要是中心被攻破,下一笔交易可能就是欺诈。控制中心的黑客事实上只要做一笔交易就可以,在此情形下,如果在一次交易中,真链的资产被黑走了,谁来弥补这损失?真链还是伪链?最后的结果非常可能就是真链不会和伪链交易,因为真链不愿意承担伪链的风险。

在美国,Bakkt 公司已经让主流市场开始接受数字代币,并且证券代币非常可能会成为主流。在这样的环境下,链会越来越多。链的安全需求会越来越大,而不是越来越小。Bakkt 的一个重要思想就是在政府监管下发展数字代币市场。而沙盒就是监管利器

今天的数字代币市场没有政府监管,项目负责人没有责任,不承担风险。项目能否完成,项目负责人不需要负责,风险都在投资人身上。比如说 EOS 如果项目失败,所有风险都集中在投资方

在美国的政府监管环境下,如果一家公司达不到所宣称的系统功能或是性能,可能会出现集体诉讼事件。但在今天区块链没有法律监管的环境下,区块链项目负责人的法律风险几乎为零。

五、中国需要产业沙盒

640?wx_fmt=jpeg

2018 年多位参与 EOS 的测试的专家表示 EOS 一秒能跑 100 万笔交易,他们非常满意。但是 EOS 发布的消息却说是一秒可以跑 4 千笔交易。注意一下,100 万笔和 4000 笔有 250 倍的差异,而这都是在同样的 EOS 环境下做出的测试!

Whiteblock 做的实验是把 EOS 放在一个可控的环境里,在此环境中,可以调整各样环境因素来做实验,例如把延迟变成零,这样 EOS 可以有最佳的性能。而在这最佳环境里,EOS 也只能一秒跑到 250 笔交易!这比公开的 4 千笔的性能更低,有 16 倍的差距。而在一般环境下,EOS 只能一秒跑 50 笔交易, 和白皮书预测性能差距 2 万倍。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距?这一事件不是孤立的!国外另一个著名的链,对外宣称一秒可以跑一万笔交易,但在我们沙盒里进行了多次实验,每次都跑不到 90,差异 111 倍。这都是在独立测试环境下完成的,独立的测试环境就是产业沙盒的一个特性

今天中国各地都在发展区块链。中国要发展区块链,还是要发展“炒作币价”?中国真要发展区块链,这样的事情不能再发生了。

另外我们需要发展什么链?真链?还是中心化的伪链?

在这方面,中国是比较幸运的,因为中国有产业沙盒,通过产业沙盒,有没有拜占庭协议,一下就能知道,性能也可以测出来,如下图。产业沙盒可以测区块链和应用的功能,性能和安全;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发现区块链是真链、伪链、弱链还是非链

工信部信软司在 2018 年 11 月公开推产业沙盒,在《关于推动区块链健康有序发展有关工作的通知》:

“五、探索建立监管体系。联合相关部门开展区块链风险和监管研究,加强技术手段建设,建立完善行业管理制度。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探索建设区块链产业“沙盒”监管模式和制度,鼓励企业通过“沙盒”验证相关产品、服务和商业模式,及时总结工作经验,提炼典型应用模式。”

640?wx_fmt=png

(来源:蔡维德)

第 2 代泰山沙盒已于 2018 年 8 月 31 日在青岛落地,同时还在中国 3 个高校用于教学研究。我们正在开发第 3 代产业沙盒 [13]。

产业沙盒可以助力区块链产业正规发展 [14, 15]。产业沙盒有六类参与者:科技公司客户基金投资孵化器教育研发监管单位:

  • 新科技公司可以用沙盒来快速发展新技术;
  • 客户可以用沙盒来查验新技术;
  • 基金可以用沙盒来考验和评估投资项目;
  • 园区孵化器可以用沙盒来孵化新项目和技术;
  • 教育单位包括大学可以用沙盒来教学和研究区块链技术,共享新技术;
  • 监管单位可以用沙盒来评估新技术。

不同领域的发展,需要不同的区块链产业沙盒。产业沙盒可以设计很多应用场景,比如供应链、交易、清结算、支付、投资管理、共享经济等,帮助人们在不同的场景发展区块链技术,提升开发的速度。

沙盒在区块链监管的大势下会越来越重要。2018 年 10 月网信办出文询问公众对区块链监管的意见,明确了区块链在中国将会被监管。虽然国家已经明令禁止 ICO,净化了区块链产业发展的社会环境,但区块链技术领域仍然真假难辨,基于产业沙盒的技术和信息监管可以助力区块链产业沿着正确道路有序发展。

未来的数字社会和数字世界愿景中,大多数的人、资产、和行为都将在区块链上实现。实现这一愿景的必经之路是逐渐将传统世界的资产迁移到区块链世界,这个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一个逐渐迁移并建设新世界的过程,越多资产上链,链上产品和交易行为越丰富,数字社会的现实就越近。这个过程要完美的结合传统世界的法律制度和规则、以及区块链新世界的技术属性和特征。

-End-

[1] Sam Town,“Ethereum Founder Vitalik Buterin Helps Daniel Larimer Code, Says EOS 『Not Actually Safe』”, May 16, 2018, https://cryptoslate.com/ethereum-founder-vitalik-buterin-helps-daniel-larimer-code-says-eos-not-actually-safe/

[2] Malek Mezni,“Vitalik Buterin Addresses His Safety Concerns About EOS』s New DPOS BFT Consensus Algorithm,”May 22, 2018,https://blokt.com/news/vitalik-buterin-addresses-his-concerns-about-eoss

[3] David Canellis,“Research: EOS is not a Blockchain, it’s a Glorified Computing Service,”Nov.1,2018,https://thenextweb.com/hardfork/2018/11/01/eos-blockchain-benchmark/

[4]https://cryptocoinnewsworld.com/2018/11/eos-is-not-a-blockchain-its-a-glorified-cloud-computing-service/

[5] https://cdn0.tnwcdn.com/wpcontent/blogs.dir/1/files/2018/11/EOS_Report.pdf

[6]“EOS 不是区块链,而是一种『美化过的』云计算服务”,巴比特,2018 年 11 月 2 号,https://www.8btc.com/article/302385

[7]“以太坊向 EOS 正式宣战?ConsenSys 委托测试公司报告称:EOS 不是区块链,而是一种『美化过的』云计算服务”,巴比特,2018 年 11 月 2 号,http://www.sohu.com/a/272842765_104036

[8] 蔡维德, 张弛, 刘璨. 区块链技术几个重要的坑 (上)

https://mp.weixin.qq.com/s/t3myn-sUw4YnuQ3Xki6xBw

[9] 蔡维德, 李琪. 亲,你的链是什么链?

https://mp.weixin.qq.com/s/aD8eJQ9IIBcvv9_OI_9HLw

[10] 蔡维德, 李琪. 大风吹,吹什么?

https://mp.weixin.qq.com/s/5LFdSVF1pWeTPte7VIWP5g

[11] 蔡维德. 美元数字法币横空出世,你准备好了吗?

https://mp.weixin.qq.com/s/n3olvAeCt9SB55sPD5ENhQ

[12] 肖磊看市. 融资超过 30 亿美金的 EOS 区块链项目,解决的可能是个伪需求

http://www.sohu.com/a/229137194_120660

[13] 蔡维德. 真伪区块链——泰山沙盒知道!!

https://mp.weixin.qq.com/s/7fgQ8ao0g6IK2HDQDfBSBw?scene=25#wechat_redirect

[14] 蔡维德. 监管科技之沙盒技术

https://mp.weixin.qq.com/s/B1QNPVayOSQd6HTx0pbyZg?scene=25#wechat_redirect

[15] 蔡维德, 姜晓芳, 姜嘉莹. 区块链的中国梦之四: RegTech 编织全面安全梦

https://mp.weixin.qq.com/s/BL5STO0_jgWDvmzOQwvJkA

[16]“40 亿美金史上最大 ICO,EOS 疑云”,2018 年 6 月 20 号

https://baike.baidu.com/tashuo/browse/content?id=c879ed0e4dcc61147f3409e9&lemmaId=&fromLemmaModule=pcBottom

[17]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0x29, 熊市下的 EOS 节点:我们根本赚不回服务器钱 https://new.qq.com/omn/20181129/20181129A1FR4I.html

作者简介:

蔡维德:北航数字社会与区块链实验室,天德科技 ,国家大数据(贵州)综合试验区区块链互联网实验室, 天民(青岛)国际沙盒研究院, 赛迪(青岛)区块链研究院

王焕然:天链沙盒研究院,清华大学硕士,特许财务分析师(CFA),金融风险管理师(FRM)

姜晓芳: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博士生,CFA持证人和北京金融分析师协会的发起会员。

黑客的世界里没有冬天

摘要:自费拿出部分EOS给予玩家补偿。今日,Dice3D游戏官方为遭黑客攻击的玩家给出了最新的解决方案。时间回到12月1日凌晨,月黑风高。黑客rockrock1234向Dice3D游戏合约发起211次攻击,共计获利10569.346个EOS ,随即将获利转移至火币交易所。

凛冬市场,唯一还有兴致的是黑客。

Dice3D游戏合约遭攻击

自费拿出部分EOS给予玩家补偿。今日,Dice3D游戏官方为遭黑客攻击的玩家给出了最新的解决方案。

时间回到12月1日凌晨,月黑风高。黑客rockrock1234向Dice3D游戏合约发起211次攻击,共计获利10569.346个EOS ,随即将获利转移至火币交易所。

Dice3D游戏官方在被攻击后才如梦初醒,匆匆关闭游戏,留下不知所措的投资者。

根据当日EOS最高2.98美元的价格估算,黑客此次攻击获利超过了3万美元。

DApp之殇

在区块链技术由概念到应用落地的发展过程中,去中心化应用DApp的发展,是检验一条公链是否得到广大用户认可、是否有发展前途的重要判断标准。

与APP不同,DApp依赖的是底层区块链开发平台和共识机制。DApp就是在底层区块链平台生态上衍生的各种分布式应用,也是区块链世界中的基础服务提供方,DApp之于区块链,就好比APP之于IOS和Android。

目前,以太坊公链由于TPS过低造成网络拥堵而饱受诟病。

另一方面,头顶“区块链3.0”光环,EOS的表现也一直难以服众。自“史诗级”漏洞风波之后,EOS始终处于舆论漩涡。

也是在12月1日,在DApp生态发展高峰论坛上,PeckShield EOS安全负责人施华国表示,截至11月26日,EOS生态内共发生27起DApp安全事件,黑客共计获利超40万余EOS,波及EOS DApp 20余个,其中11月份安全事件数量环比10月份增加140%,攻击频次在逐月环比提升。

年关将至,层出不穷的DApp攻击,不免让人发问,黑客家里也没有余粮了?

从7月份的“溢出攻击”到8月份“合约RAM吞噬”问题,再到此后“假EOS攻击”、“重放攻击”、“假通知攻击”,最后到近段时间甚嚣尘上的“随机数攻击”、“交易回滚攻击”,只有人们想不到,没有黑客做不到。

那么,DApp安全问题频发,究竟是EOS本身的BUG,还是DApp开发者的疏忽呢?通过黑客的攻击手段可知,目前EOS爆发的安全问题主要集中在智能合约层面,源于项目方缺乏安全意识,所写的代码存在安全漏洞。

打开EOS DApp平台,十个应用九个赌。“赌场EOS”,这是玩家一个很形象的比喻。底层公链的开源一方面方便了开发者对DApp的开发,另一方面二流团队在开源代码上面的修修补补又给黑客带来了可乘之机。层出不穷的黑客攻击事件,让热火朝天的DApp开发蒙上了一层阴影。

Fomo 3D 从产生到高潮再到落幕,曾经预言这个资金盘游戏永不停歇的投资者,被黑客两次相同的攻击手段狠狠打了脸。

币圈人数不多,执著于信任EOS会开创新世界的人数就更少了。这不免让人觉得,这个圈子里绝大多数人,包括未来被吸引进入这个圈子的人很多或是因为利益的驱使。

“目前还没有任何一款DApp游戏能和传统的3D网络游戏相提并论。大型游戏公司动辄几个亿的开发资金,是很多仅有几个人的DApp开发团队不能相提并论的。在现有的DApp里面,人们玩的不是游戏,玩的是钱。这也是博彩类游戏大行其道,EOS仅靠200个DApp在交易额就能超过以太坊的原因。而诱人的大奖最终都被黑客拿走,让人心有不甘又无可奈何。”币圈老韭菜陈先生仿佛看透了一切。

路在何方

频频被攻击的EOS DApp就没有了更好的解决办法吗?记者咨询了相关区块链游戏开发者。

“EOS采用DPOS共识机制,相较于POS、POW等机制更加中心化,如果出现安全问题,可以及时找出原因,即使资金被转走,超级节点们也可以发挥超级权限:只要有15个超级节点同意,就可以绕过私钥对某个EOS账户拥有绝对的控制权。”业内人士表示,不是没有办法,只是办法比较复杂罢了。

同时,记者了解到,币市行情的大幅下滑,对DApp市场的影响极其有限。

据spiderstore统计,截至目前,在以太坊上活跃的Dapp数量总数为1202个,其24小时交易额为7303.2115个ETH,24小时交易笔数为52589,Dapp智能合约数为4376个。在EOS上活跃的Dapp数量总数为210,其24小时交易额为14138945个EOS,24小时交易笔数为5294281,Dapp智能合约数为329个。

“一方面,区块链技术发展及其基础设施不断升级完善,处理能力和存储数据容量不断增长,DApp运行所需基础设施逐渐齐备。另一方面,DApp的应用开发蓬勃发展,鼓励越来越多开发人员参与到DApp的开发中来。”谈到DApp的未来,开发者小李告诉记者。

区块链所带来的改变不仅仅是其突破传统的技术特点,更重要的是一个全新生态环境的打造。

EOS创始人BM日前在电报群里透露,“我们正在为一个小的硬分叉升级而工作,这将能够让绝大多数用户不必租CPU,并允许DApp的创建者为了用户而租赁或拥有CPU。”

点滴的积累,只为等待最终的破土而出。市场有些凉,但至少可以看到,有人没有放弃。